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怀殇》--贰之章 过客一场(下)  

2007-11-04 21:48:00|  分类: 冰梦幻境(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我就会带着弟弟离开,我们已经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更何况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那个人,那个玉佩的主人……

    从屋外的夜色中破空传来远远的打更声,三更早已过。来了影萨不过才几天,我便已经学会了听更声。我转了个身,难以入睡。沉重的夜色带着阵阵的忧伤向我袭来,在我眼前凝聚成阿木那道不明说不清的笑嫣。她在笑,迷人而动人,带着暗夜的惑昧,轻盈而又飘忽,确实如何也掩饰不了她眼底的暗自伤神。那悲伤在当中慢慢汇聚,回旋着形成一个有着无尽黑色的深潭,深不见底,深不可测,深得容纳不了任何光线,深得仿佛看上一眼便会被吞噬。那样深邃的黑色如一股股涌潮连同她眼里平日的光泽都淹没,连成一片一片无尽的汪泽,无尽,无尽,与夜的黑连成一起,只是当中还有更黑的影子在晃动。

    那便是你忧伤的原因吗?

    我不敢问,我怕一旦问了阿木会流露出比那日更绝望的表情,不是忧伤,而是比忧伤更痛的绝望。况且,我没有资格问,我和鲁斯只是一个过客,一个她心中无关的过客,一个她所认为的过客。我们不会伤害她,她也不会对我们产生长远的牵挂,知识一个过客,在人群中辗转而来,又匆匆地消失在人流中,就像是水中的倒影,一晃一晃便消逝不见。

    突然,一把声音划破寂静的夜晚。

    “姐姐,阿木,有贼啊!”

    

    我推开门,夜晚清凉的秋风徐徐地迎面而来,柔和的月光淡淡地洒满了整个院子。然后,我看见月光下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一个男子的身影,仰着头,出神地凝望着天空中悬挂着的那抹细月,像是一尊静止的雕像。他的衣袂在秋风中轻轻飘荡,荡漾出一番感慨的悲凉。

    我回过神,向前踏出一步,大喝一声:“谁?”

    那人吃惊地回过身,没等我看清他的样子他便已经迅速地退到阴影出,却没有要逃走的意思。

    我又问了一句:“你是谁?”

    他还是没有作声,只是靠着柴门站着,有点恐慌,他抬起手,又放下来,似乎想要说什么。

    我看着他感到十分可疑,于是我喊了起来:“姐姐,阿木,有贼!来人啊!”

    姐姐很快就出来了,但是没有看到阿木。

    “鲁斯,怎么回事?”姐姐倚着门问。

    “你看,那个人不知道是谁。”我伸出手指着那个从刚才到现在一直躲在阴影里没有动过的可疑的人。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姐姐向前踏出一步,整个人暴露在月光下,她的银发在初秋的晚风中微微飘荡,闪烁着朦胧的银辉。

    “你是谁?”姐姐的声音镇定,冰冷,就像是西域冬天刮起的冷风,刺骨得让人疼痛。

    那人站在那里,没有逃也不说话,似乎在等待。

    “你是谁?再不说话我们就喊人来!”

    正当姐姐要大喊的时候,那个人慢慢地从阴影处走出来,来到我和姐姐的面前。

    “是我,歌可拉,鲁斯。”

    “阿木?!”我惊讶。

    “阿木,发生什么事,三更半夜穿成这样子站在院子里?”此刻,姐姐说话的声音终于变回原来的温度。

    但是,阿木没有回应,只是眼神变得很涣散,她摊开双臂,低着头看着掌心,似乎想要接住倾泻而来的月光。

    “果然,我真的逃不了……”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我们听一般,说话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阿木,发生什么事情了?”姐姐轻轻地唤着。

    阿木把手掌攥成两个拳头,紧紧地握住。突然,她仰起头,大笑,脸上那苦涩的笑容变得扭曲,嘶哑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久久不散,惊飞了在树木上栖息的鸟,鸟儿惊恐地拍动翅膀扑啦啦地飞向月亮。

    而后,她用一种异常悲凉的声音说:“很可笑吧?”可笑?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姐姐的脸上也是一片惘然。当我想开口问“可笑什么”时,却听见阿木说:“其实我是一个男子。”

    静——只听见秋风把树叶吹落在地的声音,很久很久没有人说话。

    突然,阿木又开始大笑:“很难置信吧?哈哈哈……”渐渐地,笑声变成了低泣的哭声,她跌坐在地上,无助大像一个小孩。

    “为什么你又会……”姐姐看上去很艰难才说出这半句话。

    过了很久,哭声小了,阿木抬起头。月光的照耀下,她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又怎么会装扮成一个女子的模样,对吗?”

    姐姐点了点头,好像再也不会说话。

   “想知道吗?”不等我们回答,她便陷入了记忆当中。

    “我爹在我还没有出世的时候就死了,战死的。”他抬起头看着月亮,清冷的月光洒在他脸上,细细地勾勒出一个俊俏的男子的轮廓。

    “你们应该有听说过二十四年前便开始的,持续了八年的‘鹿影之战’吧?我爹就死在这场战争中战死的。他是在战争结束前一年才加入战斗的,但在这之前他已经和娘亲争论了很久,说什么不可以看着自己的国家被入侵者践踏,说什么作为一个男人不能保护妻子是莫大的耻辱,之后他就加入了军队。那个傻瓜,根本就完全不懂战争是什么,只不过是冲着那一千斯亚和所谓的无上光荣去的。那场战争非常惨烈,双方都损失很大,特别是我们影萨,兵源不足,国家便做出‘只要参战并且活着回来者,他的家人每人奖励一千斯亚并获得无尚光荣,得以永世赞颂。’就这样,这个傻瓜在战场上冲到最前面,于是首当其冲,准确无疑地当了炮灰。但最可笑的是这场持续了八年的抗战取得胜利却不是因为这些人的加入,而是一场风暴,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卷起滔天大浪把装有鹿呤顿援兵的船打沉。”

    “他离开的时候,娘亲已经怀有我,但是她没有告诉爹,她偷偷地种下一个希望,希望他回来时能让他惊喜。但往往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爹再也没有回来。娘亲从一开始的满怀希望变得焦虑不安,当她知道自己产下的是一个男婴,她更是害怕。就在我出世的半个月后,爹的死讯传来,娘亲就疯了。她没有真正疯,只是面对我的时候才疯。她在害怕,害怕终有一天我也会像爹一样战死沙场,所以从小到大她一直把我当成女孩那样养大。

    “这些都是两年前娘亲在临死前清醒过来告诉我的,她说‘阿木,对不起……’说完她就走了。十四年了,十四年以来作为一个女子要学的东西我全部都学会,但身为男子的我却完全不懂作为一个男子该怎么办才好。我哭着叫娘亲起来,但是她没有,她跟着爹走了,走得很释怀,留下了我一个人,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男子还是女子的我。”

    说道这里,他停了下来,看着我们,一会儿后,他说:“我曾经告诉过你们我没有朋友,对吗?”

    我点了点头。 

    “其实不是这样的。自从我知道自己是男子这件事以后我就很害怕。害怕一旦被人发现我是男扮女装的怪物,害怕一旦揭穿身份世人看我的眼光,更害怕被我那几个朋友知道,这样的我在他们的眼中只能算是变态。但是你们以为是我自己愿意弄成这样的吗?不是的,我真的很痛苦,每天都好像有几十根针在扎我的心。所以在娘亲葬礼结束的第二天,我把来安慰我的好朋友全部赶走。人是自私的,因为不想受到伤害所以首先伤害别人,而我就是这样的人。”

    “但即使这样,我也已经不可能再成为一千的那个我了,同时更不可能以一个男子的身份在这里活下去。我没有选择的路,我进退两难。我曾经天真地想,只要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像以前一样生活,一定会没有问题的。我微笑着去面对所有人,我知道自己把这个角色扮演得很好,以为两年以来都没有一个人发现我是男扮女装。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敢结识朋友,包括歌可拉和鲁斯你们都只是在我的摊档前匆匆而过的一个客人。但是为什么我会这样痛苦呢?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子了。”

    他越说越起劲,最后变得歇斯底里,他脸上的神情十分痛苦。

    姐姐走到他面前跪在地上把他拥进怀中,轻柔而清晰的声音掩盖了他的歇斯底里:“因为我们是你的朋友啊!”

    话音刚落,他就不再激动,只是坐在地上,显得十分惊讶。

    我也走过去,双手捧起他撑在地上的左手放在眉心:“只要你愿意,就一定会没有问题的。”

    “这样好吗?”

    “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所以只要你愿意,就一定会没有问题的。”姐姐拥着他,仿佛怀里是一件易碎的瓷器。

    “即使我以后还是男扮女装都可以吗?”

    “是的,只要你能够得到幸福。”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和姐姐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阿木突然搂紧我们,“谢谢……谢谢你们……”说着,他就哭了,颤抖而略带沙哑的哭声放肆地划破夜空,月亮隐去,稀疏的几颗星也消失不见了,留下一个带着点寒意的清早。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