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凤凰的夏天 Chapter 11  

2007-07-24 13:25:42|  分类: [转]凤凰的夏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apter 11

之后的半个小时门铃一直不间断地响,被布莱克夫人的画像同样不间断地伴奏着。韦斯莱夫人和莱姆斯·卢平站在大厅里,给客人们开门,匆忙地解释着,并且请他们到厨房去。每一次门铃响起,布莱克夫人都会重新发出尖叫声,给每一个新到的人冒失的辱骂。简直是一场混战。

在厨房里,小天狼星以狗的形态站在一把椅子上,看着房间里到来的响应邓不利多号召的巫师和女巫们。有些人单独到来,有些三两个人同行。有些人像老朋友一样互相问候;有些只是工作上的朋友。

他们当中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有些和小天狼星十多年前见到的几乎没什么不同,而其它的很明显苍老了。当中也有一些新面孔───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巫,黑色的卷发,粉红的脸颊,有些害羞地环视四周,但是在麦格教授进来的时候跳了起来问候。小天狼星看到和麦格教授同行的人时不安地动了动。西弗勒斯·斯内普,穿着惯常的黑色装束,谁也没有问候,给黑狗一个短暂但是漠然的眼神,然后自己坐在壁炉旁边的角落里,前面给麦格教授和那个年轻的女巫───海斯佳·琼斯,留了两个座位。

新到的人里面有一个高大的黑人,秃顶而且留着整齐的胡子,他好奇地四处打量着,然后在后面找了一个座位,倚在被推到墙边的桌子旁边。他的旁边有一个女巫坐在桌子上摇着腿,比海斯佳·琼斯还要小。她穿着麻瓜牛仔裤和一件红绿的多头女妖短袖上衣。她的头发是短短的,像钉子一杨竖着,根部是黑的,但是尖头几乎是白色的。

斯多吉·波德摩,就是小天狼星从楼上看到的那个人,和老德达洛·迪歌一起到来,在迪歌和所有人微笑地握手时紧张的笑着。爱米琳·万斯和埃非亚·多戈不是同时到的,但是时间相差无几,都非常的高而且比小天狼星印象中的还要瘦。

没有人问那只狗是干什么的。很多人怀疑地看着它,但是没有人胆敢接近。不过他在人形的时候也不见得会有什么进展,小天狼星无奈地想。

只有比尔·韦斯莱,仍然穿着古灵阁的长袍但是摘去了领带,和父亲一起进来时向那条狗眨了眨眼,鼓励地笑了笑。

最后一个到来的是蒙顿格斯·弗莱奇,尽管他从楼上到这里的距离是最短的。他带着十分独特的刚睡醒的表情,然后坐在一个角落里把衣服盖在身上,好像是想接着睡。

房间已经很拥挤了,连足够的座位都没有。空气里弥漫着兴奋的私语声。

最后,楼上的铃声和布莱克夫人的尖叫声都停止了,韦斯莱夫人和卢平来到了厨房,跟着的是最后到达的阿拉斯托·穆迪,哨岗一样站在门边,还有阿不思·邓不利多本人。

邓不利多的肩膀上栖息着一只华丽的大鸟,比天鹅要大,它金红色的羽毛在火中发出微光。它很安静地坐着,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邓不利多转向满屋子的巫师和女巫们。他等屋子里的声音静下来,并且韦斯莱夫人在他丈夫旁边坐下,卢平在黑狗旁边坐下。然后他微笑着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

“欢迎,”他说,“欢迎大家。”他看着人们焦急而期待的面孔,“今天晚上,我们要讨论很多事,所以请允许我直接切入主题。我不用问你们为什么来这里。你们来到这里是因为你们相信,或者至少觉得有可能,把自己称为伏地魔的巫师已经回来了。”微笑消失了,“嗯,他回来了。在他仆人的帮助下,他已经回到了原来的身体。”

屋子里响起一阵低语。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听到,但是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冷静地说出这个事实,更少的人听到邓不利多说出名字时没有发抖。这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尽管我看见你们当中有些人听到他的名字时仍然会发抖,”他继续说,“你们如果不相信的话就不会来这里了,他必须被阻止。我们没有办法阻止他回到原来的身体。”邓不利多苍老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影,“但是我们必须阻止他回到原来的力量。所有的人,就算当时你还是孩子,也会记得他失败以前的恐怖时期。那些黑暗的日子,可能是巫师界最黑暗的时期。我们必须防止它再次发生。”

一阵同意的低语声。

当邓不利多继续时,他的声音坚定而有信心。“我们必须阻止他,而且我们会的。这一次我们对危机有了更充分的准备。我们见到过伏地魔最擅长做的,还有最愿意做的。我们见到过他那无法比拟的力量,不可思议的野心和手段。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他的失败。”

“不是永远的。”穆迪粗暴的声音从门边传来。

“不是永远的,阿拉斯托。”邓不利多同意道,阴影再一次掠过他的脸,“但是如果他一再地耽搁,他可能永远不可能恢复力量。而且我有原因相信,我们里那个时刻比我们原来的任何时候都近,比我们胆敢想象的还要近。更重要的是,”他继续说,“这一次,我们被警告了。伏地魔希望秘密地回来,争取他的力量和支持者,然后突然地意外袭击。而现在的情况是,他可能仍然会突然袭击,但是不会是意外的了。伏地魔没有希望年轻的哈利·波特目击他的重生,而又活着回去告诉我们他的经历。”

又是一阵低语。

“呃───”埃非亚·多戈请了清嗓子,“我不想把问题复杂化,阿不思,”他用他微微喘息的声音说,“但是你完全相信那个男孩吗?”

卢平感到身边的大狗不安地动了动,然后有一段时间他害怕小天狼星会朝多戈露出牙齿表示不满,但是他一直保持安静。

“你问的很对,埃非亚,”邓不利多耐心地说,“回答你的问题:没错,我完全相信哈利。有迹象已经为我们显示了很多年了。我知道哈利没有什么原因编造出这样一个故事。还有新近的一些迹象,哈利的话已经不是我们唯一的证据了。我自己到过伏地魔的重生地,亲眼看到了证据可以证明哈利的话是事实。”

听众发出一阵惊讶的喘息声。

“你去过那儿?”爱米琳·万斯问,眼睛惊恐的睁大。

“我去过。”邓不利多平静地证实。“转天早上我就去了。我按照哈利描述的找到了伏地魔父亲住过的村庄里的坟墓。已经荒芜了,当然,但是他父亲的墓被动过了。那里还有足够燃烧一只巨大的坩埚的火焰的灰烬。而且还有十几个人的脚印,到处都是。这些标志除了哈利给我讲的故事之外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其它可能。”

“我们今天晚上聚集在这里,”邓不利多停了几分钟之后继续讲,“是来计划怎样阻止伏地魔恢复力量。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需要我们自己来承担。”阴影第三次掠过他的脸,“因为我们不能依靠我们这个小圈子之外的任何力量。这一次,麻痹巫师界和官方人员───他们的基本任务就是保护它不受威胁───的不是恐惧。但是却是一个不同的但是同样危险的因素:否认。我在知道这个消息几分钟之后就告诉了魔法部长───但是康奈利·福吉直截了当地拒绝相信任何事情。这之后就一直是部里的官方态度。这个事实在福吉舒舒服服坐在办公室里、除了举办一个美好平静的魁地奇世界杯之外没有别的事情时,所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你不会在任何官方声明中看到有关伏地魔回来的任何消息,也不会在预言家日报中读到。”

“预言家日报一点用都没有!”德达洛·迪歌大声说。

“不仅是没用,”邓不利多说,“它已经变得危险了。如果你仔细读它,你会发现魔法部不仅仅是在让人们对任何有关伏地魔复活并且开始威胁巫师界的说法保持安静。他们开始有系统的诽谤所有敢于说出事实的人。”邓不利多停了一下,好像在寻找合适的词汇,“不幸的是,这个策略已经初步获得了成功。”他继续说,声音没有方才那么平稳,“今天早晨,我被郊区魔法部参加威森加摩的一个紧急会议。我被要求辞去首席巫师的职务。”

更加杂乱的嘀咕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为什么?”米勒娃·麦格赶忙问。

“仅仅是一个手续问题。魔法部早在十四年前的所有审讯结束时就已经觉得,威森加摩已经大到无法正常使用了。所以他们请所有在威森加摩超过二十年的巫师辞职,享受他们愉快的退休生活。”

“他们只留下了福吉的小狗们。”阿拉斯托·穆迪不屑地说。

“那你是怎么说的?”米勒娃·麦格追问。

“我拒绝了,当然。然后我就被投票出局了。被完全的大多数。”

再一次,听众们紧张地吸了一口气。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新闻。

“这会在明天的预言家日报上,我觉得。”邓不利多平静地继续说,“当然他们会小心地不提到‘黑魔头’的名字。而且今后会有更多的妨碍。我昨天晚上收到一封国际巫师联合会的信件。下个周末会有一个特别会议,我被要求‘表明我的立场’。前景不是很好。不过,我不会相信我们已经失去了所有希望,直到他们把我从巧克力蛙的收集卡片中也拿走。”邓不利多的眼睛在半月形的眼镜下面调皮地闪了两下,但是这个小笑话只得到了少数心不在焉的微笑作为回应。

“你决定怎么跟他们说?”麦格问,严肃的表情很明显地告诉大家她指的是国际巫师联合会,而不是巧克力蛙生产商。

“为什么,当然是事实,”邓不利多回答,“这个世界已经有足够的谎言了。”

“我对此很伤心,”他过了一阵继续说,“但是部长的态度逼得我们只能非常小心、非常机密地行事,不仅是对伏地魔的支持者,还包括魔法部自己。不像在第一场战争中,魔法部还在工作,而且好到足够感觉到我的干涉。”

“我们已经不能依靠官方的支持了。”他总结道,“相反,我们的活动必须,在现在,对任何其他人保密。当然,我们的一个任务就是让更多巫师和女巫相信事实。但是注意你在和谁说话。你们会发现有些人事部能够相信的───在你最好的朋友当中,甚至是你的亲人。”

韦斯莱夫人发出一声呜咽,用手帕捂住脸。亚瑟·韦斯莱笨拙地拍这妻子的胳膊表示安慰。比尔·韦斯莱,站在他们的后面,看起来很不高兴。

“我知道这对你们中的有些人来说是多么痛苦。”邓不利多同情地说,“但是这是我唯一要求你们做的,不管这次会议之后你们将要做什么或者决定不做什么───小心行事,机密行事。”

一阵严肃的沉默。邓不利多原来说的任何事都没有更好地表达出事态的危急。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地,屋子里的人点头同意。

“那我们在会议之后到底要干什么?”有着尖钉似的头发的年轻女巫第一次开口了。

“我们将要完成凤凰社多年以前的任务。”邓不利多回答。他透过半月形的眼镜打量着那个年轻女巫,然后对她微笑着。

“凤凰社?”她好奇地问,“他们是谁啊?”

“答案将会把我们带回大约十五年以前。”邓不利多好像在等着这个问题似的开始了陈述,“在和伏地魔的第一场战争中,一小部分人秘密地聚在了一起,就像今天这样。他们的人数很少───比伏地魔的支持者要少,比已经不知道要相信谁或者要相信什么的人们更少。他们虽然人少,但是仍然决定把巫师界从像毒药一样渗入的恶魔手中解放出来。他们勇敢而坚定───没错,我很骄傲地说,他们是我在漫长的人生中见到的最勇敢的人们。”

再一次,他环视着房间。爱米琳·万斯垂下眼睛,脸颊有些泛红。德达洛·迪歌则骄傲地昂起头。

“他们很勇敢,”邓不利多继续说,“勇敢到为了他们相信的真理可以牺牲自己的职业,健康,甚至是生命。而且有些人确实是这样。有些人贡献出、失去了一切。”

“但是他们都将被铭记。”他温和地说,“用敬意,用名誉,用爱来铭记。马琳·麦金农。多卡斯·梅多斯。本杰明·芬威克。埃德加·博恩斯。卡拉多克·迪尔博恩。吉迪翁和费比安·普威特。莉莉和詹姆·波特。弗兰克和艾丽斯·隆巴顿。”

一阵沉默。很多双眼睛在邓不利多提到伏地魔伤害的人们时闪着泪光。莱姆斯卢平在座位上动了动,想知道他是不是唯一一个,除了小天狼星,注意到这个名单中明显地少了一个名字。

“他们的记忆是神圣的。”邓不利多严肃地说,提高了声音好让整个房间都能听见,“不仅仅是为了他们,而且是为了所有的巫师和女巫,为了他们的儿女和后代,我们这些幸存下来的人,必须而且将要站起来和我们曾经希望在十四年前就已经被打倒的邪恶势力作斗争。伏地魔回来了。但是同时回来的还有那些在他被打败之前永远不会休息的人们。就像凤凰从灰烬中一样,凤凰社重生了。”

第十二章预告:阿不思·邓不利多对事实进行公正。

NOTE:我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决定暂时不发下一章的说───有些刺激,还是留点悬念。。。

所以如果有人并不喜欢校长大人慷慨激昂的演讲。。。下周再看新凤凰社的成员们怎样接受某个极为荒唐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