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凤凰的夏天 Chapter 12  

2007-07-24 13:27:07|  分类: [转]凤凰的夏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apter 12

突然地,一阵轻盈的,几乎是古怪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一种神秘的美妙音乐。它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变得越来越大,直到填满了整个屋子和里面的人的心灵,一种奇怪的欢乐和勇气和希望结合的感觉,比任何词语都要强大,比记忆还要强大。凤凰福克斯在邓不利多的肩膀上歌唱,同时,所有的悲伤都被一扫而空。等乐声终于停止的时候,邓不利多轻轻地把大鸟放在手臂上,它像刚才一样安静地站着。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去希望。”邓不利多说,再次微笑起来,“福克斯知道。”他轮流地注视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有些人对他报以微笑,有些则像是在倾听他们灵魂里留下的音乐。

“那您要我们做什么?”斯多吉·波德摩终于小声问,声音里混杂着热情和理解。

“你能做的所有事,斯多吉。”邓不利多回答,“所有微小的贡献。但是没有人会逼迫你们去做比你们选择的更多的事。我保证你们将要做的所有事都会是出于完全的自愿。我必须请你们做到最大程度的坚强,但是我没有办法让你比那更坚强。我不需要自我否定和盲目的忠诚。我不需要终生的服务和屈从。我不需要无条件的服从。”

邓不利多的眼睛再一次在房间里移动,然后停在角落里斯内普黑色的身影上。“我很清楚,”他柔和地说,“忠诚是会改变的,服务是可以同时给予两个主人的,誓言是可以打破的。”

斯内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邓不利多。

“只是要明白,”邓不利多在一阵紧张的停顿之后重复道,“这不是一场游戏。我不想把它装得很简单。我不想让任何人和家人朋友断绝关系,或者断送自己在巫师界的名声与前程。但是我必须提醒你们,要准备好接受这样的冲突。尤其是在魔法部或者其它有关部门作官方工作的人们。你们在凤凰社中的工作,如果暴露的话,会产生比一些奇怪的问题或者失去雇主与同僚信任更严重的后果。这可能危及你的工作,或者更多。”

“我们很明白。”亚瑟·韦斯莱轻轻地说。

“谢谢你,亚瑟。对于我们的成功,一些魔法部职员的帮助是很重要的。我除了在必要的关头是不会和魔法部作对的,但是我们一定要比他们快一步,而不是慢一步。”

“最后一件事,在我们开始讨论正事之前,”邓不利多继续说,“我保证我知道我仅仅是邀请你们参加这次会议就已经把很大的责任放在你们的肩膀上了。这个责任会随着你们加入凤凰社的每一步而变得更加重大。我强烈建议你们在每一步之前都要考虑周全。而且即使你们觉得───现在或者是将来,这个负担对你们来说太重了,不要犹豫,直接告诉我。”

斯多吉·波德摩的脸一直红到他稻草色头发的发根。他和海斯佳·琼斯很明显是放松地点点头。

“现在,就是谈正事的时候了。”邓不利多轻松地说,“我们目前的通信只能依靠猫头鹰。我不认为它们现在会被系统性的劫持,但是都一样,小心你们写的话。不要让任何有关凤凰社存在的暗示泄露出去。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的总部。凤凰社的某些成员会一直待在这里。正门是唯一的出入口。并且记着在大厅里要把声音压低。”

“这个总部,”海斯佳·琼斯有些胆小地头一次开口,“它有点吓到我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一些其他巫师同意的点点头,好像是要问同样的问题。

“啊,”邓不利多说,“这时另一个没有简单答案的问题,我恐怕。”他看看卢平和他身边的狗,好像在征求它们的同意。狗在椅子上站直了。卢平把手放在他的后背上,就像他会把它放在一个朋友的肩膀上,然后向邓不利多微微点了点头。

“这个,”邓不利多说,“是古老而高贵的布莱克家族的房子。”

听众们的反应和预计的一样强烈。

“布莱克?”海斯佳·琼斯气吁吁地说,惊恐地用手捂住嘴。

“布莱克!”斯多吉·波德摩惊叫道,“可是───可是他们是黑巫师啊!”

“我们在小天狼星·布莱克家的房子里?”爱米琳·万斯着急地询问,警觉起来,好像觉得布莱克家的主人随时会冲进厨房。

“你的胆量不小啊。”埃非亚·多戈试图把紧张藏在他的讽刺后面。

屋子里知道真相的人很安静,互相交换了几个担忧的眼神。

“这确实曾经是布莱克家的房子,”邓不利多说,“而且没错,你可以说它们是黑巫师。但是尽管如此,在它是我们总部的时候没有黑巫师可以进来。它的主人已经确保了这一点。”

“它的主人?”爱米琳·万斯不是很容易感到满意。

“是的,主人。”邓不利多确认道,“德达洛告诉我任何巫师的私人产业在他们死后都会传给他的下一个亲戚。只要还有活着的亲戚,它就不能被魔法部没收,或者被外人获得,在任何情况下。在这些事情上,我完全相信迪歌的资深伙伴,迪歌───迪歌霍普科克事务所,1679年以来的对角巷律师,他自己提出的法律观点。”

德达洛·迪歌使劲地点头表示同意。卢平可以看见穆迪在邓不利多身后不耐烦地跺着脚,他希望邓不利多能够停止阐述《巫师遗产继承法》,直接进入主题。他旁边的黑狗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在布莱克家族的例子中,”邓不利多继续说,“唯一活着的直系亲属是小天狼星·布莱克,这时他的房子。”

“但是阿不思,”埃非亚·多戈冲动地说,“这不是太冒险了吗?布莱克在逃亡───如果他回到这里躲避怎么办?”

“这正是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埃非亚,”邓不利多说,“因为这是那样一个完美的藏身处。我们是在小天狼星·布莱克的同意之下来到这里的。实际上,我们是在他的邀请下来到这里的。”

这太过分了。斯多吉·波德摩张开了嘴,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多戈瘫倒在他的椅子上,难以置信地摇着头。相反,爱米琳·万斯坐得更直了,手紧紧地抓住椅子的扶手。“他知道?”

“它听起来可能很难以置信,”邓不利多固执的继续说下去,“但是我请你们听我说。所有的事情都会被说明的,如果你们让我说的话。我一年多以前在霍格沃兹和小天狼星谈了谈,就在他被捕又逃脱的那天晚上。然后我知道了一些事情,是今晚你们都会明白的。”

这一次没有人打断。所有的眼睛都盯着邓不利多苍老的面孔,那双狗的眼睛在火光中闪着黄光。

“我听到了有关十四年前的一天的事实。”邓不利多开始讲述,“一个我们都没有注意到,而在事后又没有留心去发现的事实。我们被蒙蔽了。”他有力地说,提高了声音,“宁愿相信我们的眼睛,而不是一直说着截然不同的话的心灵。这么多年,我们都认为小天狼星·布莱克是一个叛徒、杀手。这么多年,我们都怜悯并且给予小矮星彼得作为一个无情杀手的牺牲品的荣誉。但是我们错了。大错特错。”

他暂停了一下。所有面孔上都是怀疑,或者焦虑,或者两者都有。压力变得明显起来。

“我必须请你们放弃这个舒适又熟悉的版本。”邓不利多用同样清晰的声音说道,“并且对事实进行公正,对小天狼星·布莱克进行公正。我知道他是一个勇敢的人,一个诚实的人,一个无辜的人。所以我现在要请你们认识到他是,而且一直是:我们中的一员。”

没人移动或者出声。

“荒唐。”爱米琳·万斯最终说道。

德达洛·迪歌在摇头,并且不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

为什么?”斯多吉·波德摩问。

“让我告诉你们。”

“阿不思,”埃非亚·多戈说,身子微微向前倾,紧张地向西弗勒斯·斯内普站着的方向看了一眼,“你原来让我们做过同样的事。”

 

斯内普黑色的眼睛和多戈的目光相遇了,然后老巫师几乎退缩了。他很快看向别处。

“而且我是对的。”邓不利多冷静地说,“你当然不会再怀疑一点了吧?”

多戈微微脸红,但是没有回答。

“但是和上次一样,埃非亚,”邓不利多继续说,“我不认为你们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相信我。所以让我告诉你们为什么。”

然后向他保证的那样,他做了。他对凤凰社,简要而活泼地,讲述了彼得十四年前的背叛,他以老鼠的形式逃跑,小天狼星多年以后逃出阿兹卡班,还有彼得在霍格莫德边缘的尖叫棚屋里出现。他讲得很快,好像还怕他一停下来就会失去他们的注意力和信心。并且即使他只是简要地讲了一下重点───否则那会是一个更长而且更加难以置信的故事,它仍然占用了很长时间。人们完全安静地听着。

但是这不是友好的安静,卢平越来越不安地意识到。这没有用。这根本没有用。他们可能在听,但是很明显不相信他们听到的。没有一张隐藏在怀疑后面的脸随着邓不利多故事的深入而柔和下来。不应该这样把事实向他们说出来,让他们这样毫无准备的接受。他们对另一个、更加舒服的事实太熟悉了,而且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米勒娃·麦格说的没错。这一次,邓不利多过高估计了事实的力量,卢平痛苦地想。还有他自己的演讲才能。没办法知道邓不利多说完他的故事后会发生什么事。不过已经太迟了。已经没有退路了。

卢平知道小天狼星和他有同样的恐惧。故事里没有提到一只巨大的黑狗,不过卢平可以感觉到他旁边的狗正在不安地发抖。他在胳膊上加了一些力气,试着给小天狼星一些连他自己都需要的安慰。

他很不舒服地感觉到当邓不利多讲到彼得的再次逃脱时,每个人的目光都盯着他的后背。这个记忆已经够痛苦了,尽管卢平的变形根本没有被提到。他有些庆幸邓不利多至少放过了这一点。

当校长讲完了时,屋子里一阵短暂的沉默,新的旧的问题,新的旧的疑问在每个人的脸上显现出来。然后,他们突然同时开口了。

“难以置信!”

“但是那些麻瓜───”

“不是彼得!”

“怎么会───”

“那个肮脏的───”

“哦,詹姆和莉莉!”

“为什么没有───”

“然后我们要相信这样一个故事,”多戈尖锐的声音越过了其他人的,“没有任何证据,二手三手的故事,而且来源是几个学生,还有一个───”他突然停住,脸再次微微发红。

这一次,黑狗低低地咆哮了一声,朝多戈露出了尖利的牙齿。但是卢平当然没有阻止他。

“拜托你们,”邓不利多坚定地说,举起一只手,终于决定让所有疑问告一段落。“你想要一手的证据,埃非亚?你可以得到它。如果我和莱姆斯·卢平的话不足以令人信服,那么幸运的是小天狼星·布莱克自己会给你们所有的问题满意的答案。问他自己吧。他今晚就在这里。”

卢平感到胃部的什么东西抽紧了。他旁边的大狗站在那里瞪着邓不利多,紧张得开始微微发颤。校长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小天狼星……如果你可以回到你的原形。”

没有时间让这句话的意思进入大脑了。黑色的大狗立刻从卢平的胳膊下面窜了出去,跳下椅子,跳的时候变回了一个男人。在邓不利多身边两英尺的地方落下的是人形的小天狼星·布莱克,面对着凤凰社的成员,*着胳膊,脸上一副蔑视的神情,挑战任何胆敢挑战事情真相的人。

但是没有人那么做。小天狼星看到的面孔上都是全然的困惑和混乱,因为所有惊异的事实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被揭露了出来。半个房间的人都张大了嘴看着他。

然后突然的,那个高大的黑人巫师和年轻的女巫,在邓不利多说话时一直保持着安静,互相点了点头,然后黑人巫师几个大步穿过房间走到小天狼星面前。米勒娃·麦格和亚瑟·韦斯莱交换了一个惊慌的神色。穆迪把手伸到袍子里拿魔杖。卢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但是黑人巫师先到了小天狼星面前,伸出手───但是仅仅是向他伸出手而已。

“我的名字是金斯莱·沙克尔,”他用低沉而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魔法部傲罗兼总部指挥官。我在前两年一直负责抓捕你。很荣幸最终见到你了。”

 

第十三章预告:金斯莱·沙克尔打破寒冰,莱姆斯坠入爱河。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