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怀殇》--零之章 一切开始之前  

2007-07-25 00:20:23|  分类: 冰梦幻境(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 殇

带着那无边飘渺的信念,在风沙的哀曲中寻寻觅觅。

——题记

  

零之章   一切开始之前

    “咳、咳……咳咳……”破旧的小屋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娘。”年轻的少女一边吃力地扶起床榻上那一脸病容的妇人,一边轻拍着妇人的后背,帮她顺气。

    “娘,药煎好了。”少女端过药碗。

    “咳、咳……歌可拉,不要再浪费钱买药了,娘这个病……咳、咳……”

    “娘,你说什么呢,这个病会好的。”少女皱着眉,似乎很不满意听到刚才的话。

    “娘自己的身体自然是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妇人略略苦笑着说,“我只是担心你和鲁斯,咳咳,你们都还小啊。咳咳……”

    “娘,药要凉了。”少女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已经谈论过很多次的话题,她对着药碗吹了吹。

    妇人无奈的也只好接过药喝了下去。

    待药碗见底后,少女又扶妇人躺下,重新盖好被子,才端着药碗掀起门帘出了屋。

    少女歌可拉把空了的碗放在厅里破烂的小木桌上,然后终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其实她的内心是很不安的,娘的病会不会好,她真的是没有把握,因为连医仕也叫她随时做好心理准备,眼下只能够拖得一天是一天。另一件事就是这个家已经欠下大老板很多钱了。她环顾四周,这间屋子早已是家徒四壁,可以变卖的东西早就都全卖了换钱了,邻居都不可以再去借钱了。如果这时候大老板上门追债,看来她只剩下卖身为奴这条路了,想着,她自嘲地笑了笑。

    突然,本来就破烂得挡不住什么东西的木门被重重地踢开,进来几个四大五粗的大汉。

 

    就在妇人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听见门帘外的厅里传来很大的响声,似乎是门被撞开的声音以及女儿受到惊吓的尖叫。

    “小姑娘,怎么样,时间到了,有钱了吗?”一把充满戏谑的声音放肆到笑道。

    “不是还有三天吗?”

    “老板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那轮到你来讨价还价了。”声音里透着明显的不耐烦。

    “对、对不起,能、能不能通融多一点时间,我……”

    “放屁!你当我们老板是什么人,开善堂的吗?!”大汉上前一把捉住少女的手。

    “我会还的,我真的会还的,我、我……”少女说话带着哭声,哽咽着。若是普通人一定回被打动,这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大汉是只认钱不认人的铁石心肠惯了的打手。

    大汉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他说:“老板的钱可不是那么好借的。既然你没有钱还,就用你的人来还好了,留香院还差你这种货色的小姑娘。”说着便下流地哈哈大笑开来。

    留香院?!她想过被迫卖身为奴,做牛做马,但是不曾想过被人卖到那种地方,生不如死!

    “不!求求你,求求你,明天、明天一定还……”

    “带走!”可惜大汉无意要听少女的哭诉,一挥手,身后两个手下马上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拉住少女便往大街上走。

    “不要!不要啊!”少女手脚并用地挣扎着,哭闹着。

(汗死 ……|||这种戏码MS上演过很多次了。

    当妇人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看到的是一片狼籍的屋子以及女儿被人挟着往大街上扯的情景,她听见女儿凄厉地在大喊“娘,救命!救命!”吵杂的声音此时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围观,挤得原本便不宽大的街道更加水泄不通,却没有一个人肯帮助这名少女。

    于是,顾不上自己的病,妇人扑上去扯住大汉的手。

    “还我,把歌可拉还给我,咳咳……”

    “不要多管闲事,死老太婆!”大汉不耐烦的看也不看便一甩手,妇人立即像破碎的娃娃般扔在一旁,后背狠狠的撞上一旁的石墙。

    “不——娘!”少女尖叫着,泪水不住从眼眶里流出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人群中终于有好心人不忍的把妇人扶起来。

    但是妇人不等自己站稳,又往前扑去,嘴里喃喃的念着“把歌可拉还给我”。这次,她死死的抱住大汉的一只腿,任那大汉怎么也甩不掉。

    最后,大汉怒了他有手分开那死捉住他的裤管不放的双手,他发现这样一双骨瘦嶙漓的手竟然是出乎意料的有力。然后,他一脚踏在了妇人的胸口处,力道之大震得妇人硬生生的吐出一口血,只剩下微弱的呻吟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

    “我跟你们走,不要这样对待我娘,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满脸泪水的少女终于不再挣扎,她绝望地哀求,只求那大汉能够放过娘亲的一命。

   

      *      *      *      *

 

    “公子,这……”

    被唤作公子的人应了一声,与书僮一起下了马车。他们的马车在经过这里的时候被迫被堵塞的人群停止,刚好看到刚才那令人不忍的一幕。

    “住手!你们当人命是什么?当皇法是什么?”书僮大声喝止了大汉正要踏下的第二脚。

    闻言,大汉回过头,看见阻止他的只是一个瘦弱的书生模样的小子,他轻蔑地笑了笑。

    “皇法?我只知道‘借钱不还,性命抵偿’。”他指着少女又说,“这家人欠我们老板的钱,既然没有钱还,就当然是卖身了。”话说得理所当然。

    “那是不是只要还钱了,你们便不再找这家人的麻烦了?”

    “不错。而前提是他们有钱还才行。”

    “行了,他们欠的钱,我全还了。”公子说到这里,人群中发出一阵不可置信的喧哗。

    “你?”大汉上下大量了一番公子身上朴素的衣衫,然后眯着眼说道,“不多不少,加上利息正好三十五司亚。”

    书僮的手一扬,一个灰色的小布袋便沉甸甸的落到大汉的手中。

    “这里刚好五十司亚。”公子道,“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吧?”

    大汉把手中的布袋抛接了几下,于是招呼手下“走!”。

    随着人群的散去,公子帮忙把妇人扶进屋后也登上那辆破旧的马车离开了。

(这种戏码MS都上演过很多次了。黑线|||||||)

    这位名为唐寒的公子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商人,他和所有的商人一样有着重利的通病。作为一个商人,他从来不做无利可图的生意,他也不是一个有善心的人,不过他刚才的举动似乎是真的无利可图。想到这,他笑了笑,然后翻出怀里那封他已经看过了很多遍的信又细细的看了一遍,信中他那娇妻说等他回去给刚出生的女儿起名字。也许是这个原因吧,他才想要救那个可怜的女孩。

    只是这位年轻的公子不知道,他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善意的举动,不仅仅是改变了少女的命运,同时,还改变了自己以及很多人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