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凤凰的夏天 Chapter 2  

2007-07-05 23:50:55|  分类: [转]凤凰的夏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apter 2

卢平是最后进去的,把身后的门关上,然后念了一声“快快禁锢”把门锁上。

“荧光闪烁。”穆迪低声念道。杖尖射出的暗淡的光显示出一条长长走廊的一端,还有右手的一条通往楼上的阶梯。

“天哪。”蒙顿格斯压低了声音说,往前几步走进大厅,环视着墙上脱落的黑色的木制镶板,脚下散发出灰尘的破旧的地毯,还有天花板上悬着的枝形吊灯,盖满了蜘蛛网。“天哪,”他又说了一遍,“疯眼汉,这是什么地方?”

“古老而最高贵的布莱克家族的房子。”一个新的声音从门边说。蒙顿格斯吓了一跳,然后转身对着后面的三张人脸。穆迪和卢平之间站着第三个人,和卢平年纪相仿,有着一头齐肩的黑色长发,还有一双同样黑而深邃的眼睛。他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下看起来特别的消瘦疲惫,但是眼睛却很活泼。

“布莱克?”蒙顿格斯说,用了一段时间才把二加二算出来。“这是你的房子?”

“声音放低点,蒙顿格斯。”穆迪警告他。

蒙顿格斯的表情从惊讶变成了难以置信。“你自己的房子,”他对小天狼星说,忽略穆迪的警告,“一个疯狂杀人犯很好的藏匿处。”

“他没有───”卢平说。

“这不是我的藏匿处,”小天狼星冷酷地说,“我已经二十年没来这里了。还有,”他接着说,望着周围叹息了一声,“我不觉得回来会是愉快的。”

“它变了很多吗?”卢平同情地问。

“没有,一点也没有。”小天狼星答道,“这就是我的意思。”

他慢慢向前走过了蒙顿格斯,把他自己的魔杖举起来,点亮。“这原来有一幅巨大的画像挂在墙上。”他说,指着墙壁左侧一对天鹅绒的门帘。

“现在也有,”穆迪说,和他并排站着,“老夫人,穿着黑色和绿色丝绸衣服和一顶花边女帽,坐在一把高脚的雕纹椅子上。正在睡觉。”

“是她。”小天狼星说。

“想看一眼吗?”穆迪问,伸手去拉门帘。

“不。”小天狼星迅速地说,“恐怕我不是很想打招呼,在───”

“嘘!”卢平突然示警,现在他们都听见了───很轻的上楼梯的声音,还有小声的自言自语。它是从大厅远端或者下方传来的,那里是一片黑暗。四个人摒住呼吸。门开了的声音,然后他们突然可以听清声音了。

“这里是前门,没错,克利切必须去看看那是谁!女主人没有客人,否则她会告诉克利切的。可能是盗贼小偷和谋杀犯!”声音现在离近了,在离他们魔杖的亮光不远的地方。

“穆迪,”小天狼星低声说,“进来之前你有没有检察地下室?”

“没人告诉我这有地下室。”穆迪从嘴角咆哮道,魔杖坚定地指着小声音的源头。

“你可以问一句。”

“你可以吠两声。”

然后是一阵紧张的沉默。连阴影里的生物也停止了喃喃自语。

“不论你是谁,”穆迪突然朝着大厅那头喊道,他自己的声音和犬吠没有什么不同,“给我出来,否则你会后悔的!”

黑暗里传来几声响动,然后一个小生物走进了魔杖的亮光里,把突出的大眼镜用瘦骨嶙峋的手遮住。他看上去很老,淡灰色的皮肤像大号的衣服一样挂在身上。真正的衣服是一条肮脏的腰带,看上去是用旧毛巾做的。它有很长的尖耳朵,和猪嘴一样的鼻子。它很明显是一只家养小精灵。

“什么───”穆迪说道,但小天狼星已经放低了魔杖。

“克利切。”他说。家养小精灵听到自己的名字时跳了一下,抬头看着叫它的人,然后裂开嘴笑了起来。

“主人!”他兴奋地尖叫,“是主人!他最后还是回来了!”然后他对着尘土飞扬的地板鞠了一躬。他站起来时,笑容摇晃着,好像要从它的丑脸上滑下去,但是小精灵及时地把它装了回去。“他回来了,哦,女主人必须知道,她必须马上知道,马上!”他的笑容里有了一丝狡猾和邪恶,然后没有任何预警的,小精灵突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

“他回来了!回来了!!!”他大喊道,然后很多事情同时发生了。穆迪只说了“住嘴,你───”,同时卢平双手捂住耳朵,脸因痛苦而扭曲着。一秒钟之后,左手墙上画像前的门帘飞了起来,显示出一个穿着绸子衣服的丑陋女人,和穆迪形容的一模一样,但是现在醒了过来,用最高的声音尖叫着。

“你!”她尖叫着,伸着手直指着小天狼星,“不知感恩的小子,一直都是,你怎么敢溜回你父亲的房子,经过这些年,像一个夜里的贼,像一个杀人犯───”

“昏昏倒地!”穆迪大喊,魔杖指着画像。但是被帆布弹开了,好像打中了一扇隐形的防护层。

“无声无息!”卢平几乎同时喊道,可是和穆迪一样没有作用。穿着绿黑衣服的女人继续大叫着,既没有晕倒也没有安静。

“闯进我的房子,和低劣的盗贼和罪犯一起───”

“不知感恩的小子!”小精灵在旁边愉快的重复着,把他的吱吱声掺杂在恶魔一般回荡在大厅里的声音中。“盗贼!杀人犯!”

“等等,”蒙顿格斯说着抓住了破旧肮脏的挂帘,想把它们拉上。它们飞出了它的手,拒绝盖住仍在大叫的画像。蒙顿格斯再一次抓住。“帮我一把!”他喊。卢平上来帮忙,然后他们一起盖上了画像。

突然的安静好像可以用手摸到。穆迪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卢平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小天狼星,在整个喧闹中一直站着不动,这时慢慢地有了生气。他从画像上的门帘转过身,然后使劲盯着家养小精灵。后者在他的凝视中畏缩了一下,然后低头又鞠了一躬念道“主人”。但是当他再抬起头来,他的脸上是完全没有伪装的憎恨,并且当他说话时,邪恶的笑容几乎是从尖耳朵到尖耳朵,“欢迎回家。”

小天狼星给他一个危险的眼神。他的魔杖拿在手里,他的同伴可以看见他的手在那周围握紧了。

“呃,蒙顿格斯,”卢平突然用随便的声音说,“你怎么知道的?”他越过肩膀指着完全静止不动的画像。

“啊,那个,”蒙顿格斯笑着回答,“简单,这,嗯,不是第一次有哪家的画像对我喊‘贼’或者‘小偷’之类的,你知道……”他歉意地向穆迪看了一眼,后者皱起了眉头。“总之,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赶快从它们眼前消失。它们过一阵就安静了。”

“棒极了。”卢平赞许地说。

“有用。”穆迪咕哝道,很明显不想给蒙顿格斯盗贼技术比需要的更多的赞扬。“好吧。我们小声一点,再把这里弄亮一些,仔细看看周围。”

他用魔杖指着墙上的老式的煤油灯,然后它们一个个地亮起来,把大厅照亮了。

“等等,”蒙顿格斯又说,迷惑地环视着大厅,“那只大黑狗跑到哪儿去了?”

“哪儿也没去,”小天狼星说,迅速地转过身,背对小精灵,面对着同伴,“我们去找校长的画像,它原来在书房里。”

“没人告诉我任何事。”蒙顿格斯嘀咕道。

“你可以等在这里守着小精灵,”穆迪指示蒙顿格斯,“别碰任何东西。”

蒙顿格斯听到暗示觉得有些委屈,不过什么也没说。穆迪摘下了他的硬礼帽,显出了不配对的眼睛,一只黑色,一只电蓝色,他把帽子放在楼梯栏杆上的蛇形装饰上。然后他们开始走上楼梯。

“他们大概把他挪到了不常用的屋子里。”小天狼星评论道,“当你写信或者看书时有人在后面盯着实在是很不舒服,就算他不是每次都妄加评论。看,”他说着,指着墙上的一排瓦片,上面是收集的家养小精灵的脑袋,都有和楼下的那个一样的长耳朵和猪鼻子。“你们觉得克利切过多久会加入它们?”

穆迪哼了一声作为回答。他们到达了第二层楼,上面有几扇门。最近的一扇在右边。

“你先走。”小天狼星小声说,退后给穆迪让地方,后者扬起了眉毛。

“有什么不对吗?”他扫视着紧闭的门,确定里面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东西。

“没有,”小天狼星说,没有看任何一个同伴,“它只是───”

“它原来是你的?”卢平猜测道。

“那我们看看吧。”没有等小天狼星回答,穆迪转动蛇形的门柄,推开了门。

“也该到了。”一个无聊的声音问候道。“我还以为你们上不来了,在楼下这么喧闹之后。很幸运你们没有吵醒那些麻瓜邻居。”

左边墙上一个装饰华丽的巨大画框中,一个男人朝下看着他们,嘴唇弯成一个冷笑。他和厅里的女人穿着一样的黑绿相间的袍子,但是从他的发型和白色长丝袜与带扣子的鞋看出,他的画像要更老一些。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很重的链子,上面有霍格沃兹的顶饰,是校长在正式场合戴的。

“嗯,我们现在到了,奈杰勒斯,”穆迪咆哮道,“所以你最好尽快去告诉邓不利多他的先遣警卫已经完成了任务并且没有人员伤亡。”

“对不起,”前校长傲慢地回答,“我的职务───”他的声音使别人毫不怀疑他的真意,“我的职务是协助霍格沃兹魔法与巫术学校的现任校长,并且只是对他或她。我希望你明白,我不从别人那里接受命令,尤其是被停职的前傲罗,变狼狂患者,还有───”他的目光从穆迪和卢平移到小天狼星身上,然后安静了下来。

“───发了疯的多重杀人犯?”小天狼星讽刺的暗示道。

“别这么荒唐,”奈杰勒斯校长说,几乎是慈爱地,“你毕竟是家庭成员,小天狼星。”

“多谢提醒,菲尼亚斯,”小天狼星回答,“就在我几乎要忘记了的时候。”

菲尼亚斯给他一个微笑,然后开始抚摸自己的尖胡子。

“我不是被停职,”穆迪抱怨道,“我是退休了。”

“而且我不想浪费时间和你们争论那些纯粹的学术问题。”菲尼亚斯用它通常的傲慢声调回答,“我要去找邓不利多教授,然后如果他觉得你们值得回答,我可能会屈尊回来告诉你们。”然后一声袍子抖动的声音,他离开了,把帆布的留成了一片空白。

“我们是不是应该在他回来之前看看其他房间?”卢平问。

小天狼星漠然地耸耸肩。“如果你愿意的话。”他说,“我想你会发现他们都和这间差不多。”

他们看着的那间卧室和房子的其它部分一样的破旧───积满灰尘,阴暗,空当,由于长期废弃不用而显得颓败。除了床,它根本看不出来曾经被用过,并且当然看不出来它的上一个主人是一个十五岁的男孩。他们安静地等待着,小天狼星靠在门边,面无表情地盯着对面的墙壁。

“你知道,这座房子会变得很有用。”穆迪过了一阵打破沉默。

“和蒙顿格斯·弗莱奇一样有用?”小天狼星问,不想这么容易高兴起来。

“比他有用多了。”穆迪说,“大到足够装下可观的人数,又不是大到没办法隐藏。甚至可以挡住一次有组织的进攻或者包围,如果合理安排防御措施的话。”

“说到合理安排,”菲尼亚斯·奈杰勒斯的声音从空画框里传出来,然后前校长本人出现在帆布上,“邓不利多说没有伤亡的部分干得不错───他好像确实对此很惊讶───并且他明天一早就会过来。你们,就是小天狼星和卢平,等在这里直到他过来。疯眼汉穆迪和那个盗贼可以离开了。在任何情况下小天狼星都不能离开房子。告诉邓不利多教授房子里的任何意外情况,但是不要试图自己改变或者摆脱它。”

“这包不包括克利切?”小天狼星无辜地问。

“克利切?”菲尼亚斯·奈杰勒斯好像有些迷惑。

“嗯,我们应该怎么处理他?”

“你是说他还在这里?”

穆迪和小天狼星交换了一个眼神。

“你是说你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菲尼亚斯用他最威严的声调说,“厨房里没有画像,你是知道的。此外,我不认为我在近二十年在这座房子里的时间比你长多少,小天狼星。我敢说我一直觉得你母亲的陪同比你感觉的还要不愉快───尤其是大厅里,就像你已经发现的那样,如果我的耳朵没有欺骗我的话。现在,如果你们乐意的话,先生们,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可是至少今天晚上还想休息一下。”然后他离开了画框。

“晚安。”穆迪在他身后叫,“别忘了告诉邓不利多不要按门铃!”但是菲尼亚斯已经离开了。

卢平慢慢地转向小天狼星,后者用更加固执的目光看着他的脸。

“那个是───你的母亲?”卢平很小声的问。

小天狼星微微点点头。“是她没错。我一直跟你说你不会愿意见到她的,是吧?我希望你现在相信了。”

 

第三章预告:违背了所有合理或不合理的建议,小天狼星和莱姆斯喝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