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星星在天空中祭奠--第六章  

2007-08-26 23:47:05|  分类: 冰梦幻境(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在行进的火车上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一辆深红色的蒸汽机车,正喷出滚滚的浓烟,透过浓烟望去,站台上挤满了正在告别的学生和他们的家人。

“Sirius,你应该明白你是布莱克家族的吧?”站台上,布莱克先生提醒着四处张望的Sirius。

“我清楚得很。” Sirius漫不经心地回答,布莱克先生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Sirius你不要这样根爸爸说话。”跟着前来送行的雷古勒斯掏出一个收音机,“有空的话不如听听神秘人伏地魔的《午后时光》,真的很有意思。”

“谢谢,我看还是免了。”Sirius不耐烦地打量着雷古勒斯手上如圣物一般捧着的小型收音机,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弟弟的一番好意,“不过如果是下辈子我会优先考虑。啊,我这些行李还真够重的。” Sirius夸张地对着身旁装行李的手推车感叹道。但事实上,他的行李一点也不重,应该说要拿起它根本不废任何力气,因为Sirius早已对这堆东西施过魔法。

“喂,Sirius这边!” Sirius从雷古勒斯的肩膀上望过去,刚好看见詹姆在不远处对着他夸张地招手,

布莱克先生转过身看见詹姆,他不悦地皱眉“那是谁?”雷古勒斯脸上也露出莫明的神情,似乎也是在问“那是谁?”有似乎在回答“不知道,从未见过。”

“呜――”身后的火车长长地拉响了汽笛。

“好了,我要走了。恩,再见,爸爸,还有雷古勒斯。“他拿过行李头也不回地向詹姆跑去。

布莱克先生望着匆匆而去的Sirius的背影,摇着头,脸上失望的神情越加凝重。他的手搭上雷古勒斯的肩,“你要比Sirius有出息多了。”

 

================

 

挤满了学生的走廊十分难以穿行,特别是这些学生并不是简单地站着聊天,而是互相打闹施展魔法,再加上不时会有猫在脚边擦过或者有猫头鹰在头顶掠过。各个学院的级长繁忙地从走廊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大声地警告那些违规的学生。

Sirius很快便发觉詹姆在恶咒上很有一手,特别是用于恶作剧的咒语。当他经过被“攻击”的学生身边时就会提醒他们用什么咒语“反攻”和“防御”最好,而他往往是对的,至少Sirius是这样认为,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想。只是被他擦身而过的学生不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就是显得不那么高兴。Sirius心想:和詹姆一起似乎永远不会感到闷。

“太好了,这里有位置。”詹姆隔着玻璃往一间包厢里面看,兴奋地向身旁的Sirius招手。

Sirius拉开门,这间包厢是真的有位置,唯一的问题是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人。在洒满阳光的包厢里,一个男孩靠坐在窗边,任凭风吹动他的头发。他的膝盖上摊开着一本很厚的书,双手随意的放在书页上。他的脑袋轻轻地歪在一边,没有留意到有人走了进来,显然是睡着了。

“请问,呃,这里有人吗?”詹姆小心翼翼地问,似乎不愿吵醒眼前的人。

他没有醒过来,似乎睡得很沉。他看上去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头发却是与他的年龄不相称的失去光泽的淡棕色并且夹杂着灰白色,无力又灰扑扑,有点旧的霍格沃兹长袍在他身上略显宽大。他的神情透露着疲倦,却不知道为什么更多的是安祥和满足。

詹姆和Sirius相互看着对方,一会儿后,都不作声地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就坐下来,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一切都等这个人睡醒以后再说吧。

他们坐下来后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吵醒熟睡的人,整个车厢都显得很安静。于是詹姆又掏出金色飞贼玩起来。他让它在眼前扑腾,几乎要逃脱,但是他总能在最后一刻以一个精妙绝伦的动作把它抓了回来。Sirius看着车窗外飞快地后退的景物陷入了沉思。村庄、花田、原野、森林在眼前一一晃过,光与影相互交替,风轻拂过他的脸,他感到某个地方的锁链在逐条破碎。

突然,包厢的门被拉开,一个尖细而刺耳的声音打破安静,“请、请问,这里有座位吗?其它的……”

“无声无息!”

“统统石化!”

没等他说完,两道光随着念咒的声音在空气中一闪,便不再有声音。

Sirius和詹姆都已经站了起来,分别拿着魔杖指着被拉开的包厢门。他们看清楚,开门的是一个有着浅褐色头发的矮小男孩,此刻他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嘴巴张得很大却没有声音,似乎在尖叫,惊恐的表情在脸上一览无遗。

“天啊,我们太激动了,不是吗?”詹姆垂下魔杖,十分满意地低声赞叹着,“但是干得真漂亮!”

“帮你解开咒语是可以,但是说话不能过于大声。” Sirius也垂下魔杖,他说着往身后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人,“算了,没有这个必要。”就低声念出解咒。

“谢谢,谢谢。”男孩揉着脖子,十分惊恐,“我、我、我是……”尖细的声音就像是老鼠被踩到时的尖叫。

“如果你要找座位得问他。” Sirius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这时,这个刚受完刺激的男孩才发现这间车厢里还有第四个人,而被吵醒的男孩正不知所措地看着车厢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另外三个人。

“你好,”于是,詹姆把魔杖放回衣袋里,用他最轻松的语气打招呼,“我是詹姆·波特,这位是Sirius Black,而这位,呃,是……”

“小、小矮星彼得。”

“啊,没错。我们找不到空的车厢。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似乎还没有睡醒一般,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没有人,你们可以随便坐。”他合上书站起来,Sirius瞟了一眼书的封面,封面上原本烫金的字已经模糊不清了。“我是莱姆斯·卢平。”说完,淡淡一笑,以示友好。他的声音平静而好听,却和他的脸色一样透露出一丝疲倦。

等到所有人都坐下后,卢平又打开膝盖上的书。彼得惊恐又敬佩的问詹姆和Sirius“你、你们是几年级的,刚才那些是什么魔法,太、太厉害了。”

Sirius抱着双手皱着眉靠在座位上,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漠然而孤傲的气质。对于彼得,他似乎显得不愿搭理,只是扭头看着窗外景色。詹姆却现得十分高兴,拨弄着自己那本来就像雀巢的头发,“如果你是一年级新生,那我们跟你一样。” 彼得马上露出崇拜的神情。

“卢平,你也是一年级吗?” 彼得转向在一旁安静看书的卢平。

卢平从书本中抬起头,有点过长的头发随着头部的抬起,有节奏地荡了荡,“是的。”他有礼貌地回答,脸色略显苍白。

“你没有事吧?” Sirius第一次开口说话。

“不、不。”卢平突然变得有点慌张,脸色更显苍白,“我没有事,只是有点累。”他又把头低下,头发挡在额前,看不清他的脸。

但是被Sirius这样一提,詹姆和彼得也留意到了卢平的疲倦。

“你确定没有问题吗?”詹姆问。

“不,真的没有问题。”卢平变得更紧张,头低得更低。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卢平微微抬起头却看见詹姆和彼得十分好奇地看着他,Sirius则是怀疑地打量他,想找出什么破绽。他有点心慌的站了起来,嘟囔了一句“上厕所”之类的话便抱着怀里的书急急忙忙出去了,很久也没有回来,不知道去了哪里。彼得在他离开后越发不自在,恐怕是害怕和刚才在他看来差点要他命的两个家伙独自在一起,不久后也出去了。但是在中途回来过一次,说是拿东西,却在袋子里翻腾了一阵子也不见找出什么,想必一定是借口看卢平回来没有。

包厢里剩下两个人。但是与Sirius相比,詹姆实在不是一个容易安定下来的人,他不能像那样Sirius轻狂而冷淡地对待周围的一切,也不能像卢平那样安静地坐在一旁看书,所以,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詹姆收起手上的金色飞贼。

“闷死了,我出去走走,你去吗?”

“不了,人太多。” Sirius看着窗外头也不转。 “遇到什么好事回来告诉我。”

就在詹姆出去十五分钟后,走廊里传来吵闹声,Sirius皱着眉,他似乎听到詹姆在大喊。他拉开门走出去,吵闹的声音更加清晰。就在这节车卡的尽头围了很多人,Sirius从中间挤了过去。

=================

“你还好吗?”彼德矮小的身体摔倒在地上,身旁一个女孩帮助他站起来。“喂,你怎么能够这样做?赶快道歉!”

眼前站着的男孩高傲地扫了一眼女孩身上的麻瓜衣服,冷冷地笑:“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为好,特别是泥巴种。”

“这么说我就可以管这个闲事了。”

彼德刚爬起来,看见来人马上显得很高兴“詹姆!詹姆!”

“除你武器!”詹姆很漂亮地一把接住从毫无防备的男孩手中飞脱的魔杖。

“把魔杖还来。”男孩看上去是在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毕竟没有魔杖的他是处于下风。

“是你?”詹姆眯着眼打量着他,认出他就是在丽痕书店撞开他和Sirius的那个油腻小子。“哈,那我就更不能把它还给你了。”他的右手拿着自己的魔杖指着男孩,左手熟练地转动男孩的魔杖。“你的嘴巴那么臭,或许我应该帮你清洁一下。”说着,他抬起手挥动魔杖。

“清理……”

“詹姆,够了。“Sirius按住詹姆的手臂。

詹姆扭过头,“Sirius……”他疑惑了, “干什么?” 可是没等Sirius回答,便已经有人先他一步。

“你是布莱克家的吧?”男孩冷不防地问。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Sirius冷笑。

“我没有见过你。”

“我不屑于认识‘鼻涕精’。”

“……”男孩的脸色顿时变白。

Sirius从詹姆手中拿过男孩的魔杖,同时抽出自己的魔杖,“你的魔杖可以还给你,就看你能不能拿得到。”

“统统……”

“除你武器!”突然Sirius和詹姆手中拿着的魔杖都飞了出去。

“小子,我们这些汲长可不是白吃饭的。”一个六年级男生从人群中挤出来,身后跟着挤出一个六年级女生。他把收来的魔杖还给三个还在僵持的人。

“怎么?还没入学就想退学?”女级长驱散着人群,“还有你们,散开,散开。”围观的人悻悻散去。

“喂,你们还要继续吗?”男级长绕着兴趣在一旁等着。

“你还在干什么?”女级长不满地把她的同伴推到一旁,仿佛他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弗络伯虫。“你们三个还站在这里不会真的等着退学吧?”女级长十分不耐烦,“还有你们两个也是。”她又指着彼德和他身旁的女孩说。

那男孩动了动嘴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就转身走了,但看他那不屑的眼神,应该是想说“就凭你?!”

“好了,你们也赶快回到自己的车厢,送餐的小车也快到了。”女级长说着就拖着她的同伴去进行下一轮的巡逻。

“千万不要吃比比多味豆,它现在越来越古怪,吃了你会后悔的。”像是地拖般被拖走的男级长不忘回头加了句。

詹姆把魔杖放回衣袋,他走到彼德的跟前,“你们没有受伤吧?”

“没有。”彼德身旁的褐色头发的女孩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莉莉·伊万斯,刚才谢谢你。”

“十分乐意。”詹姆回答。

伊万斯又扭头对Sirius说:“我很欣赏你刚才的那句话。”

Sirius没有回答,但詹姆注意到她有一双很漂亮的碧绿色眼睛。

“总之,谢谢你们。”她见Sirius沉默着,没有理她,有点困窘,于是转身准备离开,“下次见。”然后又想起什么的,回过头“你们好好照顾一下他,他可吓得不轻。”

这时,Sirius和詹姆才留意到彼德从刚才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回到包厢里,彼德脸色苍白地坐在包厢的一角,手里捧着詹姆帮他买的热巧克力哆嗦着,还不曾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

有那么让人害怕吗,属于斯莱特林学院的人?Sirius自嘲着,竟扬起嘴角不着痕迹地笑了。

詹姆似乎觉得过于无聊,索性倚着椅背睡觉。车厢里显得十分平静,仿佛刚才的吵闹都不曾发生过。

也许是经过刚才这么一闹,现在的突然安静反而显得让人心情舒畅,于是,Sirius便渐渐放松了自己,这趟旅程真的非常愉快,远离布莱克家族,让他暂时忘却一切烦人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