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怀殇》--贰之章 过客一场(上)  

2007-08-27 23:08:33|  分类: 冰梦幻境(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贰之章  过客一场(上)

   

 穿过黄沙漫漫的大漠旷野,
    自此以后,
    阔别与不再回首。
    不理会这样做会不会后悔,
    只知道,
    我只想找回真实的自己。
                                                  ——阿木

 

    来到影萨之后,我和弟弟住进了一个名叫阿木的姑娘家里,准确的说应该是她把我救进家里。那也是后来我才知道的,由于旅途太过疲劳,体力不支,我晕倒在一个卖馒头的小摊档前,摊档的主人就是阿木。
    我记得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守在床前的弟弟那焦虑的神情。
    “对不起,鲁斯,要你担心了。”
    他不做声,只是轻轻地摇头,但眉宇间那紧锁着的阴云已经渐渐散去。
    “你醒来了。”一位样貌清秀的姑娘端着一碗米汤款款地走过来。她微笑着坐在床沿上,把米汤送到我面前,我没有接,只是有点奇怪地看着她。
    “啊,是这样的。”她仿佛看出我的疑虑,微笑着,慢慢地解释到,她的声音有点低沉却很好听,让人很舒心。“我叫阿木。大约两个时辰前,你晕倒在我的摊档前,所以我只好把你带来我家。医仕才刚离开不久,他说你是长途跋涉,疲劳过渡,又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才会晕倒,只要你好好地休息几天就会没事的。”
    “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阿木姑娘,但是我想我们还是应该要走了,不好再打扰了。”
    “是吗?”有那么一瞬间我隐约看见她的脸上蒙上了一层不易觉察到的失落感。
    “你们要去哪里呢?”她问。
    “去哪里……”是呀,去哪里呢?找人,但人又在哪里呢?一直以来我都只是想要来到影萨,现在终于来到影萨了却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
     我摇了摇头,有点无奈,“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就暂时在这里住下,等知道了再走也不迟。”她又一次把米汤送到我面前“你该饿了吧,吃完东西再告诉我你的经历吧。”
    她笑了,笑得花也闭,月也羞,笑容像是一朵清新脱俗的白色莲花在微风细雨中一颤一颤,四周的湖水泛起了一圈一圈涟漪,慢慢地向四周荡漾开去。她的笑容似乎有着令人着迷的魔力,让人不得不按她说的那样去做。
    “但是……”我只好低下头一勺一勺吃着她端过来的米汤,这米汤仿佛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可我还是想说些什么。
    “你也不想让鲁斯担心吧?你要知道在你晕倒的那段时间,鲁斯可是焦急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说完,她又笑了,迷人的笑容再一次令所有的事物黯然失色,她的笑容似乎真的具有魔力。我想即使是西域里最强大的术师也摇甘拜下风。我抬头看见站在一旁默不做声的弟弟,她在阿木的注视下低着头红着脸困窘得不知所措地看着手中紧握的短剑。
    然后,只听见一声低低的嘀咕“鲁斯和姐姐便打扰了。”


    姐姐还是因为过于疲劳晕倒了。姐姐自小身体就不太强壮,平时在家里,娘亲和我都不愿让姐姐过分劳心。而今天,终于来到影萨了,但这四个多月以来我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姐姐晕倒在一个卖馒头的摊档前,摊档的主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名叫阿木的姐姐。
    阿木是一个很好的人,不但把我和姐姐接到家中还请来医仕为姐姐看病,并且为我们熬了小米汤,对这一切我都很感激,真的很感激。可是我更加担心姐姐。看着无力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姐姐,我真的很伤心,虽然医仕说只要休息几天便会好,我还是忍不住要责怪自己,因为我竟然看不出姐姐生病了。我知道姐姐一定不愿看到这样的我,但我真的懊悔万分,懊悔自己为什么不能替姐姐分担痛苦,懊悔为什么躺在床上的是姐姐,懊悔为什么自己对什么事情都无能为力,四年前娘亲是这样,现在轮到姐姐还是这样。
    当姐姐醒过来时,我听见姐姐用失去光泽的声音柔声地对我说“对不起,鲁斯,要你担心了。”然后给我一个“我已经好多了”的微笑,我真的想哭,但是我不能,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动不动就向娘亲和姐姐撒娇的小孩,况且四年前我已经在娘亲的坟前立下誓言,我不会再苦了,而以后姐姐就由我来保护。我还记得当时残阳之下,阵风吹过四周野草的声音,我明白到那是娘亲在说“不要忘记。”所以,我现在能够做的只是轻轻摇头,让姐姐放心。同时,我已经暗下决心,姐姐,只要你找到那个人,以后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阿木,你回来了?”屋外原本错落有致的砍柴声突然消失了。
    “辛苦你了鲁斯。”然后听到阿木那略显低沉却平和的声音。我觉得像阿木这样的一个美丽的女子,声音应该是如鸟儿一样婉转动听,不应该是这般略显沙哑。是因为疲惫吗,我想,也许我和弟弟给她带来的麻烦也够多了,也该是时候要离开了。
     来到影萨已经有五天了,我的病本来就是小问题,现在又休息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大碍了。这几天,阿木依旧与往常一样去市集卖馒头,看见她这样忙碌,我提出要去帮她忙,她摇着头说:“歌可拉,你和鲁斯弟弟是我的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你们做这些工作呢?”她笑着把话说完,不等我回答,就背上装着馒头的背篓转身出门去了。但是我想对她说的是“作为你的朋友,我不忍看见你这样辛苦。”但我始终没有说出口,因为我感觉到她似乎在逃避着些什么。既然她不愿意提起,我也没有必要让她感到难过。突然间,我想起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她所说的话。
    阿木,为什么你整天都在微笑,不觉得累吗?我问。
    阿木怔了一下,她似乎有点吃惊,也许是从来都没有人问过这样一个古怪的问题。她想了想,然后又微笑着回答,微笑着对待别人,别人也就不会讨厌你。而且你和鲁斯的到来确实让我感到很高兴,因为很久没有客人来过了。说着,她把托盘里的菜一碟碟放在桌面上。
    那么你的朋友呢?他们不会来看你吗?
    被鲁斯这样一问,她的手不经意地抖了一下。我看见阿木眼睛里的神采在一瞬间变得黯淡,清澈的瞳孔深处有些东西在晃动,我清晰地看见那是几个人的影子。我无言,阿木,为什么你会又如此悲伤的眼神?
    但是阿木依然淡淡地微笑着回答,我是没有朋友的,何况客人和朋友是不同的,客人是短暂的而朋友……她说着,已经盛好了饭。
    可以吃饭了。她不经意地跳过话题。
    “阿木,你回来了。”我走出屋子,帮她放下背上的小背篓,里面空空的,所有的馒头已经卖完了,“我冲了茶,喝一杯试试吧。”
     阿木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好香,而且味道很特别。是什么茶?”
    “就是你家的茶,只是在泡茶时我加了一些香料,”我又给阿木倒满一杯。
    “香料?”
    “我们西域人在泡茶时都喜欢放些香料进去。可惜我用来冲茶的茶具放在家里了,要不味道会更加好的。”
    “这样已经很好了。”
    “是啊,姐姐,你冲的茶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喝。”看着鲁斯坐在桌子的另一边贪婪地喝着杯中的茶,我笑了,这家伙也有几个月没有喝上我冲的茶了吧,真是辛苦他了。


     就在大家喝茶喝得最高兴时,姐姐又提起了那个话题,她装作不经意地说,阿木,来了这么多天,我想我们也该是时候要走了。她把头放得很低,没有看着我,也没有看着阿木。但是我却看得出姐姐很不舍,阿木也是一样,因为她的笑容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凝固在脸上,血色渐渐从她的脸上褪去。
    “阿木……”我无言,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木抬起手轻轻抚上我的头发:“是要找人吗?去天满楼吧。”声音在微微颤抖。说话间她又露出笑容,只是这个笑容苍白而无力。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