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小丑  

2007-08-04 15:56:34|  分类: 冰梦幻境(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 丑

 

    在我16岁生日的那天,父亲告诉我,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

    于是,我披上旅行斗篷,腰间插着银笛,学着他,成为流浪旅人。

 

 

    长久以来,在草原的边界有一列帐幕。帐幕的背后是延绵群山遮挡的大一统帝国,帐幕的前方是望不见尽头的大草原,同样延绵天际。每天,太阳总是从草原上升起,越过苍穹,在群山之间落下。我和我的族人便是生活在这些帐幕当中。

    从小到大我最喜欢在夏天的夜晚躺在草地上仰望深邃的天空,往往一躺便是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早上的露水把我打湿才醒过来。夏夜的星空,明净而清朗,星星在头顶上闪烁,仿如一盏盏用银打制而成的灯,虽然不光亮却是一点也不寂寞。还有夜晚的风,带着不同于白天的清凉吹送着青草的气息,很是好闻。还有的就是夜蓝花,只在夏天的夜晚开放,并且只有在这片草原才有的独一无二的夜蓝花,连片连片的放肆地绽放着,散发出它特有的芳香。

    在这和平的天空下,我满足地成长着。即使我不曾见过草原以外的世界,即使我鲜与族外的人接触,我却安于现状地认为这目光所及之处便是我的一切。

    然而,在我12岁的那年,我遇见了他。

    那个夏夜,我一如往常地在夜蓝花之间躺下,细细地吸着那永不厌倦的花香和青草的气息,享受着清风的吹送,意识渐渐逃向无限的宇宙。在迷朦间,一阵悠扬的笛声吹奏着让人安详和舒心的乐章由远及近。突然在快要睡着之际惊醒过来,我挣扎着爬起来向四周回望,在不远处的一个山岗上站着一个人影,旅行斗篷的下摆在晚风中微微摇晃,身后是一轮突然被放大了的月亮。耳边回旋着未曾听过的音乐,我怔怔地看着他,似乎是害怕只要一眨眼他便会凭空小时不见。

    笛声渐渐弱下去,一曲尽,他突然看着我眨了眨眼,又颔首,吹起另一曲。不知到为什么,相距那么远,我就是看见他在眨眼,看见他有着一双明亮而清澈的眼睛,朝我微笑,笑容恬静而让人安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得见,即使相距那么远。

    第二天清早在露水中醒来,才发现昨晚的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我以为那只是一个梦。

    但是,在族人的帐幕之间却多出了一个帐幕,炊烟从帐幕的顶端袅袅升起。

    我的心头一颤,莫明地就朝那顶帐幕跑过去,只是在距离帐幕还有三米处便停了下来。我紧张地走上前,拉了拉帐幕前的银铃,铃响却没有人回应。当我以为里面没有人的时候,一阵欢快的笛声从里面传出来。我小心翼翼地掀起帘子走了进去,一抬眼便看见他坐在一个大木箱上,他的旅行斗篷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身旁,身上穿着一套马戏班里的小丑才会穿的衣服,脸上却没有夸张的涂料,清清爽爽的样貌似乎比昨晚看见他时还要好看,我觉得耳根开始热起来。帐幕中间的炉子燃起了火,火上架着一个装满了水的铁壶,火在壶底噼里啪啦地燃烧着,我想应该是炉火的原因。他像是跟我打招呼般又吹出一串快乐的音符,看着我微笑。我低下了头,不敢望向他那双清澈的眸子,总觉得那是有着摄人心魂的魔力,我想此刻我的脸肯定是红透了。

    “我……我不是……不是有心来打扰的,我……我只是……只是……你的笛声……”我紧张得语无伦次。

    我完全不明白自己想要表达什么,但他仿佛明白般拿开他的旅行斗篷,让我坐在他身边。他拿过银笛搭在嘴边,音乐便缓缓流出。

    他的音乐快乐而又飞扬。我看见了黑暗退去,乌云散开,太阳把它的光芒洒遍大地,世界变得一片清亮。我看见羊马在草原上快乐地奔跑,天空中横跨了一道七色彩带,彩带闪烁着迷人的光芒。我听见夜蓝花的笑语在风中翻滚,带着它独有的暗香。我甚至还乘上鹏鸟,飞上了蔚蓝的天际,穿越青葱的森林,翻过延绵的群山,去到另一方的大一统国。我顺江而下,到达传说中江河的尽头——大海,像山一般大的鱼高高的跃水而出,溅起一片晶莹透亮的浪花。

    我的内心渐渐被某种情绪填满,跟着音乐飞扬起来。我想站起来,我想跳舞。

    他又一次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随手取下火架上的水壶,掀起帘子带我走到帐幕外。于是,辽远的笛声在草原上响彻云霄。

    一来到阳光下,我便忍不住,嘴上和着他的笛声轻轻地哼起歌快乐地跳起舞来。不单是我,许多族人也被吸引了过来,大家把他围在中间,跳起了舞,幸福快乐的笑声在草原上空久久的回旋不散。

    他一定是上天派来给我们带来快乐的使者,当我看见族人围着吹笛的他跳起舞时便这样认为了。

    但是父亲跟我说,他不过是一个过路的流浪旅人。

    我笑了笑,怎么可能呢?他与我见过的流浪旅人完全不同。那些流浪旅人往往是蓬头垢面,衣衫破烂,长期的旅途生活把他们折磨得憔悴和沧桑。并且他们不喜欢与人交谈,更不会吹奏银笛。哪像他,衣服虽然是破旧了一点,但清俊的脸上总是带着舒心的微笑,银笛里飞转而出的声音总是快乐的。

    所以我说:“与其说你是一个流浪旅人不如说你是一个游吟行者还要贴切。”

    他转过头,笑着看着我,一抬手,那支他从不离身的银笛又搭在嘴边。

    我听着清脆的笛声,心想,他也不可能是游吟行者了,因为他从来都不说活。我所知道的游吟行者都是既会乐器又会唱歌,他们用歌声把所看见的所听到的一切用歌声表达出来,无论是悲欢离合还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他却不曾说过一句话,甚至不曾告诉过我他的名字。我觉得用“喂”来称呼一个人是非常不礼貌的,所以我想叫他做“小丑”,只因为他身上穿的那套衣服。当我问他好不好时,他笑着用一阵欢快的音符回应我,我认为他是说好。

    他总是这样。每次我跟他说话时,他无一例外地用一阵笛声回答我,欢快的,清脆的,低沉的,悠扬的,高昂的,笛声变换不惜,时而奔涌,时而低吟。

    从草原吹来的风轻轻撩拨着他耳际的发丝。我问出了一个我想问好久了的问题——“你很喜欢坐在这个山岗上,是吗?”

    这个山岗就是那个月夜我第一次看见他时站着的那个山岗。那次以后,无论时白天还是夜晚,他只要一有空便会在这个山岗上坐着,有时候一坐便是一整天。在以前,我是不大常上来这个山岗的,只有心情不好时才会在这里坐上半天。但现在我几乎每天都来这里,不是因为心情不好,只是因为他,他几乎每天都来。我喜欢跟在他的身边,喜欢他的笛声,喜欢他的微笑。

    他这次却没有用笛声回答我,只是凝视着远处升起的一缕轻烟缓缓地一点头。

   “ 哦。”我应了一声便马上低下头去,我知道自己问了一个不应该问的问题。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快乐以外的表情,我几乎只记得他除了快乐便只有快乐。但我依然不时会想起遇见他的那个夜晚,由远及近的笛声婉转悠扬却带着淡淡的不着痕迹的哀伤与苍凉。我曾经疑惑过眼前的他与那天夜里的他是不是同一个人,但现在我却可以肯定地说,是。

    也许,父亲说得对,他只是一个流浪旅人。

    流浪旅人意味着他是不会永远停留在同一个地方的,我意识到这一点时,突然发现自己不愿意看到他的离开。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傻的念头,因为流浪旅人如果不流浪就不叫流浪旅人了。

   所以,当他要走时,我没有留他。

   就在他来到这里一年后的那个夏夜,与一年前遇见他时一样夜蓝花盛放,月满盈天的夜晚,他在上岗上吹奏起那首悠扬而带着淡淡哀愁的曲子时,我便知道,他要走了。

   我冲着他赌气说:“你真是可恶,都要离开了还说出来!”说完便跑开了。

   第二天我真的找不到他了,只是他的帐幕还在。如第一次走进他帐幕时一样,在距离他的帐幕还有三米远的地方我就急急低停下脚步,紧张地走上前去,拉了拉帐前的银铃才小心翼翼地掀起帘子钻了进去。里面的东西已经空了,他坐的那个大箱子不见了,炉火也灭了,炊烟再也不会从这个帐幕升起。我环视了一圈,在那张破烂的小木桌上摆放的竟然是他那支从不离身的银笛。

   是……是留给我作为纪念的吗?我疑惑地问。

   但是,他已经离开了,不会再用笛声回答我的问题了。

   我试着抬起手学着他的模样把银笛搭在嘴边,只出来几个奇怪的单音。

  

 

   走在乡间的羊肠小道,穿过铺满荆棘的丛林,旅行斗篷的下摆再微风中微微摆动,我学着他成为流浪旅人。去每一个他曾在笛声中提到过的地方,看每一样他见过的景物,银笛中飞转而出的是他曾经吹奏过的每一首乐曲……

   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再次遇见他,正如那个梦境所诉说的一样。

  

   合上眼迎着风站着,那首悠扬而略带忧伤的曲子随着手指的移动从我的嘴边缓缓流出。

   突然,笛声哑然而止。一睁眼,我看见他坐在长满蒲草的湖畔旁,嘴里哼着我未吹奏完的曲子。

   “……小丑……”我说,声音有点颤。

   “你终于还是找到我了。”他微笑着对我说。

    对于他能够说话,我一点也不惊讶。他的声音略略低沉,却不沙哑,十分好听。我想在这一瞬间我也喜欢上他的声音了。

    我走上前,把银笛递给他,“终于可以还给你了。”

    他接过去,细细地抚摸了一阵,一抬手把银笛搭在嘴边,笛声飘然而出,悠扬而高远,却已经少了那份哀愁……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