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凤凰的夏天 Chapter 13  

2007-08-04 16:11:09|  分类: [转]凤凰的夏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apter 13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以后,小天狼星,慢慢地,犹豫地,眼睛仍然盯着对方的脸,握住了金斯莱·沙克尔的手。

然后房间沸腾了。

这是一种放松的欢呼,所有压力都消失在一瞬间,所有的惊恐怀疑和忧虑都消溶在了空气中。所有人突然间都站了起来,狂热地大笑着鼓掌,按照那个傲罗的做法向小天狼星冲过来。

金斯莱·沙克尔打破了寒冰。

小天狼星很快被许多张微笑的面孔包围了,有些人几乎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卢平第一个把小天狼星拉到怀里给了他一个足以压断骨头的拥抱,然后很多人也跟着他这么做了。他们和他握手,拍着他的后背,像失去了很久的亲人那样拥抱他。巨大温暖的同情像热浪一样向小天狼星冲来,几乎把他冲倒了。

“我从来───从来没有───”爱米琳·万斯抽泣着,同时埃非亚·多戈使劲地握着小天狼星的手,寻找合适的词汇,但是一个也没有找到。

“谢谢,”斯多吉·波德摩结结巴巴地说,并没有说他在感谢谁或者为什么感谢,“谢谢。谢谢。”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海斯佳·琼斯哭了一遍又一遍。

比尔·韦斯莱亲切地拍了拍小天狼星的肩膀,“你做到了!”他笑着。韦斯莱夫人默默地拥抱了他一下,用手帕擦着眼睛。

小天狼星发现他现在很难理性地思考。他发现他根本没有办法思考。他就在这里,前一刻还是一个可耻的叛徒,现在就成了一个失去很久的朋友,一分钟的时间,从一个无情的杀手变成一个无辜的受害人,一个恶棍变成一个英雄。他的大脑好像在游泳。他感到完全喝醉了一样。

“你怎么───”他终于开口,越过韦斯莱夫人火红的头发,问金斯莱·沙克尔。

“我怎么知道这是事实?”沙克尔反问,小声笑着,“因为这是这个故事唯一说得通的版本。别的说法都和你的资料有矛盾。”

“资料,”穆迪在他身后哼了一声,“都是什么现代的胡说八道。你应该相信直觉,沙克尔,看看谁有一副黑心肠。而且这一位的───”他朝小天狼星的方向点点头,“───他的是金子做的。”

“布莱克先生!”德达洛·迪歌兴奋地尖叫道,拼命地挤到小天狼星面前,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好像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似的,“请听我说───如果威森加摩什么时候会决定执行正式的复原手续,迪歌───迪歌霍普科克事务所会感到很荣幸───”

“恭喜你,”一个软绵绵的声音盖过了迪歌兴奋的演讲。小天狼星迅速转身,然后面对面地看着西弗勒斯·斯内普,屋子里唯一一个连装出来的微笑都没有的人。“看来你没有失去在一瞬之间赢得所有人同情的能力。”斯内普接着说,声音仍然是软绵绵的,但是和剃刀的刀锋一样尖锐,“实际上,你赢回同情用的时间不比你失去它们用的时间长。并且这座古老而高贵的布莱克家族───”他环视着厨房,扬起嘴角使他更像是在冷笑而不是微笑,“它确实是一座很宏伟的房子。你一定对它感到极为自豪。”

小天狼星的拳头握紧了,但是他没有机会回答。

“小天狼星!嗨,小天狼星!”头发像尖钉一样的年轻女巫挤了过来,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回欢快的气氛中。“你不记得我了吗?”她兴奋的问,看着小天狼星努力回想的表情哈哈大笑,“哦,我还小。像这样,看!”她集中精神,过了一阵,她的短发突然地长成两个金色的辫子,鼻子变短了还有些扁。她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学生。

“尼法朵拉!”小天狼星惊讶地叫道,认出了那个学生,但是她的能力好像是随心所欲的一样。

“没错,就是我。”她笑着说,“但是现在是唐克斯。人们叫我唐克斯。”

怎么来这里的?”

“和其他人一样从正门进来的,”她微笑道,“和金斯莱一起。”她指着沙克尔,后者正在和穆迪与邓不利多进行着生动的会谈。“他是我的长官。”

“你是───你是一个傲罗?”小天狼星结结巴巴地说,完全迷惑了。

“没错,我是。”她再次给他一个恶作剧的笑容,“不过别担心,我是偷偷到这里来的。”

“你也在───追捕我?”

“不,不,不是我。我们这些晚辈从来不会去做那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啊,对不起。”她微微脸红,“对不起,我是说───”

小天狼星摇了摇头。他的堂外甥女,一个傲罗?而且和那个一直在追捕他、但是刚才在那个本来可以结束他工作的时刻当众宣称这是没有必要的那个人一起工作了两年,

“有什么问题吗?”卢平的声音打断了他混乱的思绪。

“哦,莱姆斯,”他说,很高兴找到了一个简单的话题,“尼法朵拉,这是莱姆斯·卢平。我们从学校就是朋友。莱姆斯,这是尼法朵拉·唐克斯,另一个魔法部傲罗。”

“嗨,”唐克斯活泼地说,朝卢平微笑道,“叫我唐克斯。”

但是卢平没有反应。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像是在做梦一样地盯着她。

“尼法朵拉是安多米拉·布莱克的女儿。”小天狼星解释道,疑惑地想着他的朋友突然发生了什么事。

“很荣幸,”卢平终于喃喃地说,公事化地伸出手。

“哦,不完全是,”唐克斯笑着说,握住卢平的手,“我妈妈有时候很让人头疼。”

卢平微微脸红,但是好像失去了声音。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她微笑着说,“很高兴见到你。”他们放开了手。卢平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

“我记得安多米拉是一个很好的人。”小天狼星只是想说点什么。

“我记得你是一个很好的叔叔。”唐克斯取笑道,“永远没有办法阻止我逼你把我的娃娃变成嗅嗅或者地精或者更有意思的东西。”

“我不是你的叔叔。”小天狼星毫无说服力地辩解道,“我是你的远方堂亲!”

“我才不管,”唐克斯更加高兴地说,“你这个叔叔当得很好。哦,拜托,”她轻轻用胳膊肘抵了他一下,“已经很长时间了。我现在可以自己作变形了。我一直很喜欢你,你知道。而且你作为狗的样子很可爱的。我是说───”她听了下来抱歉地看着小天狼星,然后看向卢平,后者───小天狼星找不到合适的原因───仍然专注地盯着他的手。

“啊,”小天狼星想也没想地说,“那就等你看看莱姆斯作为狼的样子吧。”

卢平突然抬起头看着他的朋友。他们的目光相触,卢平眼睛里的悲哀像一盆凉水一样浇醒了小天狼星。

“哎呦。”小天狼星狠狠咬住嘴唇,意识到他说了什么。他感到血液不受控制地涌上他的脸。

“一只狼?”唐克斯天真地问卢平,“太帅了!那你也是一个阿尼马格斯吗?”

“嗯,”卢平慢慢地说,小天狼星可以听出他花了多大力气才把声音表现得若无其事,“你可以叫它偶然型阿尼马格斯。”

唐克斯皱起眉头,但是马上明白了,她的眼睛瞪大了,“哦”是她说的全部。

然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现在轮到小天狼星盯着自己的双手,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没有意思,他的脸在发烫。当邓不利多的声音从其他人嘈杂的声音中扬起来时,没有人感到遗憾。他们很高兴找到一个不再看着对方的理由。

“我的朋友们,”邓不利多说,“请再一次集中注意。”

人们安静了下来,开始回到原位。

“太感谢了,小天狼星。”卢平讽刺地说,大步经过他身边回到座位。他声音里的苦涩刺痛了小天狼星的心脏。

第十四章预告:小天狼星想踢自己,莱姆斯拒绝帮忙。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