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星星在天空中祭奠--第二章  

2007-08-09 12:30:10|  分类: 冰梦幻境(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安多米达的决裂

 

   “库斯顿,你终于来了。路上没遇到什么吧?”康普威里·布莱克上前迎接进门的人。

   “没有。不过外面还真够大雪的了。”说着,来者拍掉斗篷上的雪。

   “伯父,圣诞快乐。”Sirius的声音里隐约透着一丝不着眼的厌恶。

   “哦,圣诞快乐,Sirius,没见一段时间,又长高了。你也是,雷古勒斯,身体还好吧?”库斯顿·布莱克说话时声音里透着一种古怪的腔调。

   “是的,伯父,圣诞快乐。”雷古勒斯高兴地把他拉往火炉边坐下。

   “Sirius,你站在门口发什么呆?”一只手轻轻地揉了揉Sirius那乌黑发亮的头发。

    Sirius一惊,猛地转头一看,马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安多米达堂姐!”

   “我说啊,Sirius,只需要管你的安多米达堂姐不用管我们了?”

   “算了吧,纳西莎。”

   “我没有这个意思,贝拉特里克斯堂姐,纳西莎堂姐。”Sirius低着头平静地说。

    安多米达的两位姐妹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便径直地从两人身边走过。安多米达无奈地苦笑,也跟在她们身后拉着Sirius走向火炉。

    就在贝拉特里克斯和纳西莎走过Sirius身边时,他看到两位堂姐的斗篷上都有一只蛇形银扣,就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并且往旁边挪了挪,免得斗篷的下摆碰到他的身体。然后,他又下意识的看了看安多米达的斗篷,没有,斗篷上并没有什么吐着信子的蛇形银扣,只有一头用红线和金线绣成的狮子,正逼真地朝他吼叫。看着这头狮子,他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内心似乎被点燃了一堆火,正猛烈地燃烧着,并且燃烧得越来越猛烈。

“各位主人,圣诞晚宴已经准备好。”克利切向坐在火炉边上的布莱克成员鞠了个躬。

 

==============

 

    晚饭过后,甜点上来了。

    “对了,库斯顿,”康普威里似乎想起了什么,“我听说多洛霍夫家族最小的儿子安东尼要与我们联婚,这件事是真的吧?”

    “不错,已经说好了,是安多米达。”

    “爸爸!”本来在默不做声埋首吃着南瓜布丁的安多米达突然尖叫了起来,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爸爸,一脸不可置信,“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这是前两天才说好的。”

    “不!我不同意!”

“她当然不同意了。”在一旁的贝拉特里克斯突然冷冷地开口说。

“贝拉,这是什么意思?”库斯顿疑惑地看着贝拉特里克斯。

“贝拉……”安多米达感到不安。

“当然是她那个可爱的高贵的格兰芬多泥巴种情人。”贝拉特里克斯丝毫不把安多米达当一回事。

“哼!上次我还看见她和那个泥巴种在一间空教室里接吻。”纳西莎似乎还嫌不足够,又狠狠地加了一句。

“安多米达,这是真的吗?”

“反正……反正我是不会嫁入多洛霍夫家的!”安多米达激动地站了起来。

“安多米达,冷静点。”康普威里皱着眉,似乎在掩饰什么般语重心长地说,“想想看,多洛霍夫家族既有权又有势,而且还是纯种血统,与我们是门当户对,有什么不好?最小的儿子安东尼才毕业四年便已经取得梅林二级徽章,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才华,有什么比不上那个泥巴种?不要傻了,安多米达。”

“难道纯种巫师对于你们真的那么重要?麻瓜出身的巫师跟我们一样都是巫师,为什么要有分别,而且……”

“住口!”库斯顿一掌拍在桌子上,打翻了一杯威士忌,清澈的金黄色液体顺着暗绿色的蛇纹桌布向四周蔓延。“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布莱克家族的血统容不得泥巴种来玷污!”

“布莱克家族?又是这个可笑的‘高贵的最古老的布莱克家族’?我感到无地自容!”安多米达激动得身体在微微颤抖。

所有人——除了坐在安多米达身旁的Sirius外——都看着这场父女间上演的家庭闹剧。

“无地自容?”库斯顿扭曲的脸上露出一个神经质的微笑,随后他站起来,向天伸开双臂哈哈大笑,紧接着抽出魔杖指着安多米达,“高贵的布莱克竟然无地自容?哈哈哈……有本事你就离开布莱克家!”

“爸爸……”安多米达不敢置信地看着库斯顿,某种东西在她的眼角里闪烁,“是的,我会离开,我马上就离开。”说着,她转过身想向饭厅的门口走去,却撞倒了她坐的镶银的印花长椅,她绊了一下。摇曳的烛光下,椅靠上缠绕的小蛇似乎在对她笑。然后,她感到衣服被东西拉了一下。她回过头,是Sirius。

“Sirius……”

“祝你幸福。” Sirius用全部人都听到的声音清晰地说。

安多米达的脸上闪过一丝欣喜,泪珠还挂在眼角,“谢谢你,Sirius。保重。”说完,在Sirius的额上深深地留下一个吻。她没有理会贝拉特里克斯和纳西莎的低声嘀咕,雷古勒斯似懂非懂的表情,也没有理会走廊阴影处那个轻蔑的眼神。她拿起斗篷,在叔叔和爸爸“你敢踏出这幢房子以后就再也不是布莱克家族的人!”的咆哮声中,身影一晃,便消失在雪花中。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大门夹着几片雪花再一次紧闭上。

“走了吗?”布莱克夫人拿着一杯威士忌从阴暗的走廊里走出来。

“黛!”康普威里·布莱克忽然紧张起来,“你病了怎么不好好地呆在房间里?”

“库斯顿,很抱歉,你来了我都没能迎接。”布莱克夫人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歉意。

刚才一直在愤怒地小声说“叛徒”的库斯顿·布莱克回过神,“是黛,你来了。身体还好吧?”

布莱克夫人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还好吧。”她用叉子敲了敲碟子,里面多出了一块煎牛排,她吃了一口,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唠叨“我就知道她迟早有天会成为第二个阿尔法德,看看他们那种人从哪里出来……”

“黛,不要说了。”

“不!康普威里,黛说得对。”库斯顿·布莱克拿起眼前的威士忌一饮而尽,“其实从她进入那个破学院就该明白……”

“我吃饱了。” Sirius站起来,扔下一堆人在饭厅,毫无表情地走上楼。

他推开父亲的书房门,走了进去。借着炉壁里的火光,他看见安多米达的名字已经从墙上的挂毯上消失了,只剩下一个黑色的烧焦了的洞。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