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怀殇》--伍之章 “优伶”  

2008-01-05 21:30:15|  分类: 冰梦幻境(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往常一样热闹的影萨,即使大街上满是各式各样的人,歌可拉和鲁斯依旧突出,特别是他们那头与众不同的长发和衣着打扮。

  突然,歌可拉停住脚步,她直直地望向一个方向,看样子是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了,姐姐?”鲁斯也停下来,疑惑地问。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在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卖风筝的摊档前站着三个人。男主人不算十分英俊,但是显得风度翩翩,他的夫人温婉娴熟地微笑着,四五岁的女儿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站在两人的中间,手里拿着一只蝴蝶风筝,天真无邪的笑容里透露出无比的幸福。

  “姐姐?”鲁斯见歌可拉没有回答,于是伸手拉了拉歌可拉的衣角。

  歌可拉脸上荡漾出一片舒心的微笑,她说:“鲁斯,我想我们等到那个人了。”

  “那个人?”鲁斯心中一惊,脑海里迅速闪过当年姐姐伏在娘的身上痛哭的情景,娘的坟前在秋风中瑟瑟摇摆的草头,落在地面的只有影萨人才会佩戴的玉佩,以及在秋风中渐渐消逝的那声“不要忘记”。

      *      *      *      *

  “公子,夫人,打扰了。”

  “姑娘,有事吗?”男子闻声回过身,却看见两个孩子站在眼前,无论是从容貌还是衣着打扮,怎样看都不像是影萨人。

  “……”

  争当歌可拉犹豫着要如何解释着冒昧的打扰时,一把稚嫩的童声响起。 

  “娘亲,姐姐的头发闪闪发光,好漂亮哦。”

  “不可以没有礼貌的。”女子抚女儿的头带着苛责的意味提醒说。

  “是。”小女孩乖乖地应了声,然后想起什么似的拉了拉娘亲的衣角,低下声音故作神秘的说着什么。

  小女孩虽然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她说的话,但是歌可拉还是听到了她所说的话。

  “姐姐的头饰也很漂亮。”

  闻言,歌可拉笑了笑,她俯下身对小女孩说:“小妹妹喜欢姐姐的头饰吗?”

    “嗯。”小女孩眨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回答道。

  “姐姐把它送给你吧。”说着,歌可拉便把头上那个别致的贝壳头饰摘下来,然后,别在小女孩的黑发上。

  “姑娘,非亲非故,何需如此?”女子示意女儿把头饰拿下来还给歌可拉,小女孩却露出一个万分不情愿的表情。

  “不,夫人,公子,歌可拉和弟弟鲁斯只想确认一件事。”

    “姑娘请说。”男子示意。

    “请问公子四年前是否有到过西域?”

  “确有此事。”

  “请问您当时是否掉了块玉佩,上面刻有一个‘唐’字?”

  “你……在下唐寒,那块玉佩是唐某的传家之物。姑娘见过玉佩?”

  此时,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的鲁斯稍稍用力紧握了一下戴在手上的手镯。

  “这块玉佩是唐公子的吧?”歌可拉取出那块她一直以来都小心保管的玉佩。

  唐寒接过来仔细端详了一番,最后露出一个放下了心头大石般的笑容,他说:“确实是唐某的,但这究竟……”

  “姐姐,小心!”鲁斯突然冲向两人的中间,把歌可拉用力往一旁拉,大幅度的动作把唐寒也撞了一下,拿在手上的玉佩也摔到地上,碎了一个角。

      “鲁斯,怎么了?”歌可拉吓了一跳,连忙问。

  “刚才又一只老鼠从姐姐身旁经过了。”鲁斯慌张地捡起掉在地上的玉佩,然后交到唐寒的受伤。

  “唐公子,对不起,因为我的鲁莽,玉佩……”鲁斯歉意万分。

  “不要紧,我本以为再也找不回它了,现在竟然能够失而复得。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唐寒怜惜地抚着手中的玉佩,没有看见鲁斯的嘴角扬起一丝冷笑,只是这冷笑透着某种成功意味的同时也隐隐地显露着哀伤。

  鲁斯心不在焉地听着姐姐对唐寒说明四年前发生的事,看着小女孩从她父亲的手中接过玉佩好奇地看着,渐渐地皱起眉头。什么是“恩公”,什么是“谢谢你当年的救命之恩”,什么是“娘才得以好好安葬”? 思绪猛然间变得纠结。

    他做错了吗?鲁斯看着自己双手上残留的少量白色粉末,无声地自问。

  正当鲁斯想要问清楚事情的始末时,那三人已经结束了谈话。

  “是的,公子、夫人,我和弟弟大约过两天便会启程回家了。”

  “真的不用派人护送你们吗?”唐夫人有点担心这个坚强的少女。

  “谢谢夫人,真的不用了,公子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

 

  此刻,在街角处,一个一身湛蓝衣衫的蒙面人冷眼地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最后握紧了手中的剑然后转身离开。

  他知道,是时候了。

 

 

  告别唐家三口,在回天满楼的路上,姐姐很高兴地告诉我“真的太幸运了,唐公子经商路过这里只是停留七天,明天便要离开了……”

  “姐姐,”,我打断姐姐的话,“……这样便结束了吗?”

  “嗯,结束了。”姐姐笑得特别开心,“来吧,我们回天满楼收拾东西,然后回家,怎么样?”

  看着姐姐的笑脸,我不敢再去问任何事情,只是我想或许我真的做错了。但同时,我也在疑惑着,这是否如姐姐所说的那样——“不像我背负太多,才不告诉我”——才不告诉我真相而编造出来的另一个让我安心的谎言。

  三天后,我们与紫菀小姐和邱子露忆道别,离开影萨,踏上西域的归程。

  临行前,我记得姐姐问紫菀小姐“一起回去西域吧?”

  紫菀小姐摇着头,好一会儿才苦笑着说:“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我仿佛听到她的心在无助地哭泣:“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      *      *      *

  官道上,缓缓地行使着一辆简朴的马车。

  “娘亲,我好辛苦,咳咳咳……”小女孩痛苦地倦缩着身体,猛地一咳吐出一口黑血,“娘亲、爹爹,童儿……咳咳……”

  “童儿,你怎么了?”唐夫人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不知所措地抱着女儿小小的身体浑身发抖。

  “赶快!到最近的城里找大夫!快!”唐寒对着马夫呼喝到。

  “不,童儿,你会没有事的,会好起来的。”唐夫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轻拍着女儿的背部安慰着。突然,她感到一阵头晕,一股腥甜的味道自喉中涌上来,然后咳出一口黑血便倒在地上。

  “该死的!究竟是怎么的一回事!赶快找大……”话还没有说完,唐寒自己也面容扭曲地痛苦的喷出一口黑血,跌倒在妻女的身旁。

  “来人……来人……”虚弱地喊着。

  马车外的仆人闻声掀起帘子钻进马车。

  “少爷!夫人!小姐!”看见倒下的三人,来人马上慌张起来。

  “赶快……送夫人和小姐看……大夫……”话刚说完,就马上闭上眼去了。

  “少爷——”

 

      *      *      *      *

 

  人迹稀少的大漠里仿佛是凭空的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是银发飘飘身披紫色斗篷的少女歌可拉,另一个是有着银灰色头发的褐衣少年鲁斯,姐弟俩在风沙里艰难地行走在通向西域的路上。

  突然,鹭鸶停下了脚步,脸上隐隐透出痛苦的神情。

  “鲁斯,累了吗?”歌可拉担心地问。

  “姐姐,你会幸福的吧?”

  面对弟弟这突如其来的摸不着边际的问题,歌可拉先是一愣,然后笑了,“是啊,我和鲁斯都会幸福的。”

  “姐姐,如果我去了很远的地方,不再回来呢?”

  “若是这样,我会找你回来的。”歌可拉不知道弟弟为什么要这样问,但是她有不好的预感。

  “是这样啊。”鲁斯喃喃地说着,脸色一黑,嘴角流出一丝黑血,身躯便无力地向前倾倒。

  “鲁斯!”歌可拉尖叫着在鲁斯完全倒地前把弟弟拉到怀中,“鲁斯,发生什么事?不要吓姐姐,发生什么事了……”惊慌失措的声音忍不住在颤抖。

  “对不起,姐姐……恐怕我……不能够和你回家了。”

  “说什么呢, 病了就应该早说,也不急着赶路啊。”歌可拉说服自己镇定,她抹去眼角的泪水,想要把倒在地上的弟弟拉起,“放心,你会好起来的,我们现在就回去找医士。”

  然而,鲁斯拉住歌可拉的衣角:“没有用的,是‘优伶’。”

  优伶花是西域最常见的一种夜间开花的植物,它的花朵艳丽而婀娜多姿,气味却是让人舒心的淡雅清香。但是用这样一种娇艳又脱俗的花炼制出来的“优伶之毒”却是毒中之最。无色无味,中毒的人不会有任何不适,只会在第七天毒气攻心的时候吐血猝死。温柔而霸道的毒药,基本上可以说是无药可解。其实,优伶之毒的制成过程不难,所用的材料也很普通,难的是解药的制成。优伶之解和优伶之毒的制成材料是一样的,不同的并且是最关键的是优伶之介所仿材料的顺序与优伶之毒完全相反,而其中只要有一味药材放错顺序这药便会变成新的优伶之毒。所以除了优伶之毒的制作本人,其他人基本上不可能制出优伶之解。

    “优伶之毒?”歌可拉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声音已经开始变得支离破碎,眼泪再次流下,“为……为什么会这样?哪里来的优伶之毒?”

  “一直藏在手镯里。”

  歌可拉摸索着手镯,打开了一个小盖子,小小的凹槽确实可以藏上做够分量的优伶之毒。

  “为什么?”

  “姐姐,尽管如此……我还是报仇了。”松开衣角的手轻轻地抬起想要抹去歌可拉脸上的泪水,可是抬到一半便已经没有力气了,只好放下,重新抓起衣角。

    “报仇?”

    “现在还是不愿让我知道吗……咳、咳……”鲁斯再咳出一口黑血。

    “鲁斯!”

    “……四年前,娘亲是让唐寒害死的吧?不过……不要紧了,那天我将毒药抹在他的玉佩上了,所以……只是我……也碰到了……,这或者叫做……报应吧。”祈祷着,姐姐,请告诉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不是的!那天你没有听我解释吗?他救了我,也救了娘亲,这是真的.”

    “是这样吗?原来是真的……对不起……姐姐,我……咳、科……”

    “鲁斯!不需要对不起,只要你好起来,什么都没有所谓,鲁斯……”

    “姐姐,记得不要找我……对不起,我不能……”

    ——不能和你回家了。笑容凝固在少年稚嫩的脸上,紧抓衣角的手蓦的松开了。

    “鲁斯——”少女的尖叫声自大漠中响起,叫声划破暗红的天空,却很快地被风沙撕裂成破碎的锦缎,飞散开去。

    一个巨大的黑影发出涙鸣越过头顶的天空,那是渡渡鸟,似乎在说:“不如归去。”

    鲁斯,你说你希望我能够得到幸福,但是,你难道不知道吗,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便只有你了,现在连你都离我而去,我又怎么能得到幸福呢?孤独一个人是不会得到幸福的啊。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