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怀殇》章之肆 番外  

2008-02-19 20:58:19|  分类: 冰梦幻境(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之番外 

邱子露忆  被遗忘的绿洲

  热,很热,身下是一片散发着热气的无尽的黄沙,头顶上是一轮耀眼的骄阳,即使此刻我身处绿洲,依然热得快要晕倒。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已经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喝水了,不错,这里是沙漠中难得一见的绿洲,但是这片只有几丈见方的绿洲已经快要枯死,唯一的水源,虽然混浊却已经在昨天,不,好像是在前天淹没在风沙之下,任我用双手如何去挖掘,用身体去阻挡,终是保留不下来。晃了晃意识开始变得模糊的脑袋,抬起无力的手,把手上攥着的半是枯萎的仙人掌挤出为数不多的汁液涂抹在嘴唇上,熬过这天,我将会如他们所愿的那样永远地睡去了吧,这是我失去意识前最后想到的一句话。

  

      *      *      *      *

 

    碌碌作响的车轴在黄沙上辗过,留下一道看不见尽头的痕迹,很快便被黄沙掩埋,就像大漠里曾有过的辉煌历史。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放弃小忆。透过被风吹起的单薄的车帘隐约可以听见一把女声在苦苦哀求着。

  什么都不用说!到了前面的绿洲你就要把她扔下车!

  但是小忆都是你女儿,而且她的身体那么虚弱……女人一激动不自觉的说话的声音就变大了。

  闭嘴!你想把他们吵醒吗?!男人紧张地看了一眼榻上紧靠着入睡的两个小孩,压着声音呼喝,其实他是害怕把那个瘦弱的女孩吵醒。倒不是他害怕那个女孩本身,而是他讨厌小孩的吵闹,更何况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容不得有人烦心。

  但是……

  闭嘴!不要再说了。

  

  邱子露忆紧靠着哥哥,倦着小小的身子睡得很不安稳,其实是她并没有真正入睡,只是闭着眼睛,意识在睡着和清醒之间,偶尔还可以听见爹娘那似是争执的窃窃私语,似乎还与自己有关,似乎是爹要抛弃自己,娘在哀求。

  邱子露忆虽然年幼但是不笨,她清楚自己那虚弱的身子给本来就贫穷的家里带来的是什么——负担。身子虚弱就要补身子,但由于家里的贫穷就只能作罢,过一天是一天。所以,邱子露忆年纪小小便很注意自己的身体,然而这样虚弱的身子虽然不会染上什么不治之症,还是免不了不时染上小病,这就给家里又添了一笔负担。

  本来一家四口还算是勉强糊口,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战争被挑起,第一个祸及的便是邱子露忆的故乡。于是,一家人只能变卖财产举家逃亡。

  邱子露忆其实很清楚在这一路上爹娘趁自己和哥哥睡着了的时候私谈了很多遍关于自己的去留问题。她明白也理解,自己确实是一个负担,但是她也不得不恨,委屈却只能往肚子里面吞。而她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只是等待爹娘下定决心的那一天的到来。

  

  小忆,醒醒。

  娘……听到娘的声音,邱子露忆幽幽的从好不容易的沉睡中醒过来,睁开了双眼。

    我们到绿洲了,下车喝点水,梳洗一下。被邱子露忆唤作娘的女人很是亲切。

    邱子露忆点点头不做声的看了一眼在身旁还在睡觉的哥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下了车,但是她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很清楚地告诉自己:她终于要被抛弃了。

    她走到绿洲中央的那个小水潭,她捧起里面不多的已经变得浑浊的水洗了把脸后,又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不过混着泥沙的水还是让她咳嗽不止。

    小忆慢慢喝,不要急。女人轻轻地拍着邱子露忆的背部,待到女儿终于平复下来,她又说,小忆在这里等一等好吗?爹娘去看看可不可以找到东西吃。

    邱子露忆闻言,低着头,维持着刚刚掩嘴咳嗽的动作,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看到女儿肯首,女人不舍地一边回头一边却又快步地走向车子,车上的男人早就不耐烦地在催促着了。

    邱子露忆看着娘一上车,爹便一扬缰绳,急不及待地驾着车离开,仿佛是害怕她追上去一般。但是车上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身后有一双眼睛,紧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直到车子消失在视线范围很久以后,那双眼睛的主人才抱紧双腿低下头落下了一滴眼泪,嘴里喃喃地说着“再见”。

    之后小女孩累了,又饿了,她环顾四周,满目苍夷,入目的是半是枯萎的绿洲植物以及还是耐得住烈日依旧保持鲜绿的仙人掌。这是一个没落的绿洲,让大漠抛弃了的绿洲,就像自己一样,她想。

    不怕,我跟你一样,所以不怕。邱子露忆自言自语地说着,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绿洲。

    然后,她在被刺了很多遍之后终于掰了一节仙人掌下来,靠这一块比较大的石块坐下来细细地吃着。

 

    *   *   *    *

 

    感觉到身体在不住摇晃,一丝丝清凉的液体滑过干裂的唇,忍不住伸舌舔了舔,是久违了的清凉的水,哪里来的?

    “小姐,她醒了。”

    “真的吗?”

    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我试着睁开眼睛,无奈阳光实在是太过刺眼。抬起无力的手遮挡着,终于好不容易看清了眼前的人,那是一个看上去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带着一脸欣喜的笑容。

    “你觉得怎么样了。”

    “……可以带我走吗?”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女孩,好一会儿后,我听见自己用那沙哑的声音不受控制的说了一句话便又一次陷入昏睡。

    在合上眼的那一瞬间,仿佛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说:“我的名字叫紫菀。”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