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梦幻境

梦,在天空中划过翻飞的流年;我们,跌落无尽的冰河……

 
 
 

日志

 
 
关于我

以冰雪的名义——With the name of ice-age know......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网易考拉推荐

日安,晚安  

2008-08-14 22:06:25|  分类: 冰梦幻境(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安,晚安

                            

抬头,湛蓝湛蓝的天空中是细碎的,像鱼鳞一般的白色浮云,一层一层错落有致地重叠着,里面似乎有影子在晃动。

    我眯起眼,努力想排除刺眼的阳光,看穿躲藏在云后的影子。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想听吗?”男孩稚嫩的脸上带着孩子特有的纯真的笑容。

    “是什么?”好奇。

    “你看,”男孩转过身,一手放在额前,边遮挡着阳光边说:“当天空中出现这种鱼鳞状的云的时候,哥斯拉就会出现,然后就会出现超人。”他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满是期盼和兴奋。

    女孩向前走了两步,站到他身旁,也学着他的样子抬起手放在额前,仰望着头顶那洁白的有如鱼鳞一般的云。一会儿后她放下手,“什么都没有,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是真的,我爸爸是这样告诉我的,一定不会错。”男孩的脸突然变得很认真,红红的,像一只熟透了的柿子。

  女孩看着他,然后笑了,“我相信你。”于是,她又望向天空中的云,发出疑问:“为什么哥斯拉还没有出现,还有超人在哪里?”

  “爸爸说哥斯拉就在云后面,它在睡觉。要等它睡醒才能看到它。”

  “它要睡很长时间吗?我怕我等不到。”女孩露出失望的神色。突然,她有快活了起来,“要不你等它醒过来就告诉我,好吗?”

 

  最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揉着有点刺痛的眼睛,我放弃了。天空中的云已经消散在飞逝的流年里,留下的只有沙滩上绽放的点点零星的白花,以及一片湛蓝的明净的天空。我看得很清楚,在这片鱼鳞状的云的背后除了这片淡蓝色外,什么也没有。

  也许不。化学老师会告诉你那里有尘埃,物理老师会告诉那是光折射的颜色,地理老师会告诉你大气层其实是穿了个窟窿的。

  我伸开手,妄想从空气中接住什么,只落下阳光穿过手指缝隙时在地上留下的一个手的影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落得个看天的毛病,在天空下一抬头便是半天。看着天空的颜色由淡蓝变成深蓝,由深蓝变成紫色再变成黑。然后天空中那些银光闪闪的孩子就会对着我眨动他们明亮得大眼睛,而我也仰着头隔着那玻璃瓶底般厚的镜片对着他们眨动我的近视眼。

  时间就爱我眼前如孔老先生所说的那样“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伴随着浮云的急速流逝,那艘由羽毛编制而成的白色小船也在当中随波逐流,渐行渐远,飘向远方。

  急切地要创造什么。

  急切地要保留什么。

  急切的要回忆什么。

  那些入潮水一般的事物都如晨光中的露水一样渐渐消散,又如那日出前的阵阵鸡鸣湮没在喧闹的人声鼎沸中,最后只剩下一个个模糊的影子,一张一合的嘴巴在无声地跟我说:“日安。”

 

  “你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这次以后还会再回来吗?”

  “嗯,只要这里还有东西没有改变。”

  “……还有一年就要中考了。”

  “是啊。”短发的女孩笑了,“搞不好我们可以读同一所高中。”

  “但是在这之前我们要先成为敌人。”明亮的眼睛正视着她,那是怎样深邃的黑,像是一个无尽的漩涡,却又分外清澈。但是很快她就把头转向天空中的那抹细月,风扬起了她两鬓的发丝,映着月光染成了金黄色。

  “敌人……”

  “……我会在考场上拿着笔等你……”她的手一抖,怀里的褐色花猫便跳了出去,在空中落下一个美丽的弧。

  手不自觉的握紧,落在地面上的影子要也变成了一个圆。

  

  遗忘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树木为了不遗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身体上划下一圈圈印记,记载着那些琐碎而细小的每一件事。风铃为了不遗忘,总是在风中重复那渐渐远去的声音。蒲公英为了不遗忘,便将记忆分散成千万个碎片交给风,让它散落到天涯的每一个角落,生根、发芽、成长,然后在以后流浪的日子里将他逐个寻回。

  我没有记日记的习惯,虽然曾经记过一段时间,后来还是放弃了,因为当我再次回顾那记载的往事,我完全不能把它和记忆联系起来。我也不能把记忆分散,只怕分散后不能像拼拼图那样拼回。我只能够靠自己的脑袋,一点一滴地把那些不愿遗忘的事物小心地珍藏起来,放在没有人找到的地方,放在只属于我的宝盒里,等到有空的时候翻出来细细地品味。

  尽管如此,它们还是变得模糊,就如同那些用铅笔随手写在桌面上的文字一样。

  忘记了当初是如何因弄死一只蝴蝶而感到悲伤,也忘记了那个有黄泥和冰棒棍组成的小小坟墓,只知道第二天再也找不回。

  忘记了是如何在含羞草丛前安静地度过一个没有喧闹的下午,只记得含羞草那碧绿的叶子被手指轻轻一碰便紧紧地合上,几分钟后又徐徐张开,风吹过,混合着青草的味道。

  忘记了在楼梯得墙壁上乱写乱画的歪斜文字和幼稚的图画,只记得愉快的欢笑过后是大人的责骂。

  忘记了被一只大黑狗追得满世界跑,最后逼上楼梯的原因,只记得自己是一边跑一边哭,凄厉的哭声未曾有过。

  忘记了那辆儿童四轮单车的颜色和外形,忘记了抱着猫躲在被子里的呓语,忘记了楼上伯伯的鱼缸的形状以及在鱼缸里畅游的金鱼的姿态,忘记了在盛开杜鹃花的凉亭下乘凉的人们的表情……

  还有忘记了那个与我有着一栋楼之隔却依旧能够聊天的男孩的名字,忘记了那被人称作花王的叔叔的女儿的面容,忘记了住在隔壁会出很多鬼点子并且和我一起从电视机顶部往地上跳的小姐姐的声音。

  忘记了很多人和很多事。

  看着那流动的云,我感到生命无声地在身体里汩汩流动,我听到骨头在咔啦咔啦地生长。

  

  “啪、啪、啪”孤单的脚步声低沉地在堆满杂物的破旧楼道里响起,继而停下。破碎的玻璃透进来几道光路,充斥着漂浮的尘埃。眼前是一堵墙,墙上满是用铅笔写下的歪歪扭扭的文字以及不成形的图画。铅笔的痕迹经过了十年依旧清晰可辨,就像是几个顽童才刚写上,而我有幸欣赏一样。在那里有几个大的很夸张的名字,一,二,三,四,数着,抬起手抚上。

  头顶上响起了开门的声音,那是熟悉而又遥远的碎片。

  潘多拉的盒子打开又关上,留下了希望。

  “晚安。”长长地吸一口气,喃喃地说着,然后转身离开。

  我明白到它们属于那个繁花叠影没有纷争原理喧嚣的和平年代,那些充满欢笑不受污染的的日子里。我知道我是不能带着它们离开,便偷偷地播下一个希望,希望在往后相遇的日子里一一把他们寻回。

  

  云散了又聚,眼前渐渐出现几张笑脸,天真无邪。也许,在这阳光明媚的天气里,还会有和我一样看云的人,我笑了。

  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的途中遇见一个会相信哥斯拉就躲在你身后睡觉的男孩,一个抱着猫便会笑得很开心的女孩,还有一个会在你耳边出很多鬼点子的小姐姐,就请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这篇文章记得是高二的时候写下的,当时是拿去参加第八届的新概念作文的,虽然最后是落选了,但是没有什么后悔的,毕竟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果真的要说些什么,就请帮我作为信使,代为转告那一句话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